淘寶驚現ofo盜刷紅包教程 律師:或涉嫌犯罪

2017年06月06日08:21  來源:環球網
 
原標題:淘寶驚現ofo盜刷紅包教程 律師:或涉嫌犯罪

  繼“紅包獵人”后,近日,共享單車“羊毛黨”們又出現了新玩兒法——“足不出戶刷ofo紅包攻略”的商品在淘寶上出現。據記者了解,用戶隻需花費上不到10元錢就能買下一段視頻,再根據視頻內部的教學方式,在家用電腦操作就能刷到小黃車紅包,不騎車也能享受到紅包車的福利。

  紅包車本是利用“時空矩陣”技術以用戶眾包的形式做到共享單車真正的閑置調度、違停調度、潮汐調度。但卻屢屢被“民間高手們”鑽空子,令企業蒙受損失。

  淘寶出現ofo刷紅包教程

  近日,記者在淘寶中輸入ofo字眼時發現,排在搜索第一位的是“ofo足不出戶”字樣,點進去后便出現了這樣幾家店鋪:他們以“足不出戶刷ofo紅包攻略”為吸睛點,出售一段近10元的視頻教程,聲稱隻要根據視頻中的操作方式,就可以實現在家用電腦刷到小黃車紅包的可能。據記者了解,在這段20分鐘左右的視頻中,出現了一款名為“雷電”的模擬器以及電腦版的ofo。

  根據視頻內部的操作提示,用戶需要先在自己的電腦上下載一款名為“雷電”的模擬器以及電腦版的ofo,再把鼠標移動到偏向紅包車較多的區域進行定位。待定位完成后,在選擇“手動輸入車牌號”,等車子解鎖成功之后便會自動開始計時,根據賣家透露,為了防止賬號被封,用戶需要每次都盡量讓時間超出10分鐘,“不然就不像真的在騎車。很容易被后台懷疑。”等到騎行結束,紅包就會自動出現在電腦界面上。

  賣家表示,購買視頻的用戶必須擁有ofo的賬戶並且已經完成押金的交納,“一個賬戶可以刷5次紅包,但是如果你賬戶越多,刷紅包的次數也就越多。”

  記者體驗發現,隻要是安卓可以root的手機用戶均可以實現對“雷電”模擬器的下載,前后不超過10分鐘,待模擬器安裝完畢,在模擬器內部搜索ofo小黃車的App進行安裝,再啟動,便可以開始實現在電腦前刷紅包的第一步。過了10分鐘以后點擊結束用車,便可以搶到紅包。

  但面對數以萬計的車牌號,用戶又該如何在看不到小黃車的情況下輸入正確的車牌號呢?

  網絡上曾流傳過一個搶紅包輸車牌的訣竅:隻要輸入5開頭的6位數和225開頭的7位數一般都可以成功。

  而淘寶賣家也表示,很多機械鎖的單車車牌都是這樣的組合,而刷紅包也盡量去選擇舊版的機械鎖去刷,智能鎖相比之下更容易被發現。而記者嘗試幾次發現,以225開頭的7位數車牌的成功率似乎比5開頭的6位數還高一些。

  記者查看該賣家的月售記錄,近一月成交了共110筆訂單。

  “雖然一個賬號隻能刷5個紅包,但是你有多個手機號的話就可以多個賬號注冊不限制地刷紅包。”賣家表示。

  紅包車“盜刷”或涉嫌犯罪

  “紅包車”的最初目的本是以激勵的形式,讓用戶能夠使用長期閑置、違停放的單車,促進流通使用。

  摩拜最初推出“紅包車”的做法也確實得到了行業人士的認可,並將其視為市場上一隻“資本之手”,可以幫助線下車輛有效運作。

  但由於共享單車系統存在的一些漏洞問題,滋生了一大批職業刷單者,也就是“紅包獵人”,有媒體指出,這些“紅包獵人”每日刷ofo“紅包車”可日入萬元,到底有沒有這麼夸張我們無從可知,但是民間高手無孔不入的“黑客力量”不容小覷。

  早在今年4月,“羊毛黨”用ofo漏洞日進千元的消息就受到廣泛關注,當時的ofo客服就表示,公司正在積極處理被“羊毛黨”刷紅包一事,同時,ofo紅包金額的減少也跟這種情況有關系。

  對於多次刷紅包車的情況,摩拜單車方面也曾表示后台已經開始進行監管,當系統檢測並判斷有用戶一天內有3次及以上非有效騎行並領取紅包的行為,那當天以后的紅包都會變成1分錢。

  ofo華東區相關負責人也在近期向媒體表示:“我們正在通過技術手段排查刷紅包的行為,一旦發現用戶有刷紅包的行為,會立即拉入黑名單,不再對其提供服務。同時,我們會聯合相關部門嚴厲打擊刷單行為。”

  用戶利用模擬器盜刷共享單車紅包,對平台造成了極大的影響,那麼,從法律上該如何監管?

  對此,泰和泰(北京)律師事務所律師司陽向記者表示,紅包盜刷者利用平台漏洞獲利,即使不構成犯罪也會以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進行處理,而如果盜刷紅包金額較大,就會涉嫌犯罪,而涉嫌販賣盜刷軟件的淘寶賣家為盜刷者提供了工具和便利,屬於違法犯罪行為的共犯。

  “盜竊罪是指以非法佔有為目的,盜竊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至於盜竊手段,則並不僅局限於‘秘密竊取’。對於共享單車紅包盜刷現象,行為人通過軟件使ofo公司陷入錯誤認識並做出財產處分,還是通過軟件的方式竊取公司財務是否涉嫌盜竊罪是值得探討的問題。”司陽說。

  刷紅包的產業可以說是伴隨著共享單車的興起同時出現的,但是目前技術上很難對其進行防御,對很多商家本身來說,隻能通過調整策略來進行防范。

  而企業使用法律手段打擊“羊毛黨”的行為也已出現,今年4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通報一起通過企業紅包軟件套取50萬獎勵的違法行為,29名嫌疑人被抓捕。該案件中,利用紅包漏洞套取獎勵的行為被定義為“盜刷”,該案件或許會成為國內打擊“羊毛黨”的起點。

  有業內人士表示,“紅包車”的誕生勢必會吸引大批盜刷者出現,所以共享單車企業與其費盡心思搞營銷手段去拉新用戶入局,不如用心打造產品,將錢花在技術研發上,從而降低一些車輛損毀率與較差的用戶體驗感才是企業能夠持續發展的正道。

(責編:沈光倩、趙超)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