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科技熱點:人工智能前景看好 “虛實”結合成趨勢

葉丹

2017年03月10日08:27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人工智能前景看好 “虛實”結合成趨勢

  3月3日晚,全國人大代表、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CEO馬化騰回答記者的提問。 肖雄 攝

  作為把握當今中國政治、經濟脈絡的重要窗口和政治盛事,每年的全國“兩會”自然備受矚目。而作為中國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高科技行業的相關“兩會”議題無疑也和國計民生有著莫大的關系,尤其是在如今移動互聯網已經滲入到普通百姓的生活之中的情況下,科技界大佬們在“兩會”上的建言更加成為了我們洞悉未來行業發展動態的重要風向標。那麼,在今年的兩會盛事中,科技行業又有哪些新趨勢值得我們格外關注呢?

  人工智能再度爆紅 打開產業化窗口

  作為在科技領域中中國已經走在世界前列的領域,人工智能一直是科技業界近幾年的熱點話題。3月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加快培育壯大新興產業。全面實施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加快新材料、人工智能、集成電路、生物制藥、第五代移動通信等技術研發和轉化,做大做強產業集群。值得指出的是,這可是“人工智能”首度被列入政府工作報告,其重要性可見一斑。

  也正是因此,作為人工智能產業發展的最積極推動者——百度CEO李彥宏在今年的“兩會”上帶來了三個提案,基本上都和人工智能有關。在他看來,人工智能如今已經進入了實際應用的階段,而利用人工智能技術,不少原本難以解決的社會問題都會帶來改變。李彥宏認為,首先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技術來解決兒童走失的問題。“很小的時候就走失的孩子,再進入公眾視線可能已經上小學了,這種情況下通過人工智能比對,就可能比以前更高效地找到走失的兒童。我覺得這個技術可以應用到公安機關等相關的部門。”

  此外,李彥宏的提案還建議,使用人工智能技術調整交通信號燈。“我們做了一些實驗,也是根據機器學習,最后給交管局提了建議,說這個方向的紅綠燈應該怎樣,那個方向的紅綠燈應該怎樣,做了之后,平均的等待時間明顯減少了。但是,我這個提案不是說簡單批量地處理一下、根據統計結果重新設置紅綠燈時間,而是實時識別現場的交通狀況。這個也涉及到百度過去幾年的一項技術,就是識別汽車。我們做自動駕駛,需要用機器的方法識別周邊哪兒有汽車、它的速度多少。現在這個技術我們在全球的比賽當中已經是第一位,准確率達90%多。達到這個准確率,就可以實時根據車輛的多少來調整紅綠燈的等待時間。”

  李彥宏表示,人工智能和各個行業的結合可以更加深入廣泛。“從政府的角度來講,我是希望各大部委都能根據他們所管理的行業、制定相應的產業政策,來鼓勵這個行業和人工智能技術進行結合。像剛才講的交通,怎樣才能出台一些政策允許無人車上路。像制造業,過去中國制造還是靠成本優勢在做,未來要靠智能,要靠人工智能技術與制造業的結合來做相應的事情,在這方面需要制定相關的標准和鼓勵政策。”

  對於人工智能的產業化想象空間,其實不僅技術出身的李彥宏格外看好,各方的資本力量也同樣情有獨鐘。據Venture Scanner統計,截至2016年11月,全球范圍內跨越13個種類,總計1485家人工智能公司總融資金額高達89億美元。今年1月13日,畢馬威更是發布報告稱,人工智能和認知學習將會改變人們生活的各個方面。鑒於此,預計風投對各個行業相關領域的投資,將在可見的未來成為主要趨勢。對此,清華大學計算機系教授鄧志東分析稱,目前人工智能產業的關注度高漲主要得益於自2012年以來各產業界對於人工智能的高強度持續投入,這些投入在2016年產生了一大批人工智能標志性成果,如谷歌(微博)的AlphaGo和Master,從而吸引了政策關注。新智元創始人、CEO楊靜則表示,2017年人工智能將從實驗室走出來,和產業結合更加密切,出現“滲透360行”的現象。

  電商行業爭議仍多 線上線下融合才有未來

  和高大上的人工智能發展在政策層面被高度重視不同,另外一個引發眾多“兩會”代表關注的電商話題則頗為接“地氣”了。在過去十多年發展中在為人民生活提供便利的同時,電商對傳統零售造成了不小的沖擊,此次“兩會”期間,仍有不少代表對電商行業“開炮”:娃哈哈董事長宗慶后就直言電商把實體經濟價格體系搞亂了,馬可波羅瓷磚董事長黃建平更是宣稱“實體經濟不好搞,馬雲有‘功勞’”,認為淘寶平台上假貨泛濫的問題已經產生了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步步高集團董事長王填、邯鄲陽光百貨集團總經理韓玉臣則重提電商應該公平納稅的話題……

  在不少代表對目前電商行業存在的問題提出批評的同時,當然也有不少代表為電商行業的發展方向提供了新思路。其中,浪潮集團董事長就認為未來電商的發展應該和大數據技術深度結合,基於大數據產業開展雙創,可形成面向全社會、低門檻、可持續的創新創業模式,培育出千萬 “中國數商”。孫丕恕看來,以阿裡巴巴為代表的電子商務平台基於互聯網改變了傳統貨物的流通方式,培育了千萬電商,形成了萬億級的商業形態,但已進入穩定發展期,難以為產業變革、經濟轉型持續注入新能量。“數商”則以數據作為全新的商品和生產資料,除去自身發展空間巨大外,其產出的數據應用等還可以為各個領域、行業的創新發展持續提供源動力。同時,大數據產業生態覆蓋極大,沒有一家企業能夠上下通吃,要想快速發展,也要依靠“雙創”的眾包模式。大數據產業既是新經濟的代表,同樣也是傳統產業升級的重要動能,其與雙創的完美結合,必將成為中國經濟轉型不可或缺的新力量。

  當然,更加主流的看法是未來電商的發展要進一步實現線上線下的融合,走向新零售之路。這方面,小米董事長雷軍就專門准備了一個提案。在這個“大力發展新零售激發實體經濟新動能”的提案中,雷軍建議從3個方面激發新零售和實體經濟,分別是:簡政放權與減政放權並重,為“新零售”提供效率保障﹔加大農村市場扶持力度,通過“新零售”實現“消費扶貧”﹔繼續推進結構性減稅,為“新零售”創造寬鬆環境。蘇寧董事長張近東表示,幾年前行業忙於爭論線上線下誰能勝出時,蘇寧就在默默地探索自己的互聯網零售模式,當前很多企業紛紛布局線下,而蘇寧早已開始著力放大線下零售互聯網化的優勢。他指出,接下來,要將蘇寧雲店打造成為中國“工匠精神”的代表,2017年實現3000家蘇寧易購直營店的布局,通過蘇寧小店、蘇寧超市店、蘇寧母嬰店等新業態規模化發展,打造中國最大的“品質生活體驗基地”。

  互聯網金融需升級 “無現金社會”值得遐想

  和電商行業的情況有些類似,互聯網金融近些年來同樣發展迅猛,但也備受爭議,而且行業監管加強的趨勢也更加明顯。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就對互聯網金融行業提出了“累積風險要高度警惕”的要求。對此,91金融CEO許澤瑋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或許意味著,2017年監管層還將進一步加大對互聯網金融行業的監管,出台更多防范金融風險的具體措施,將進一步加速國內互聯網金融行業洗牌,還市場一個公平的環境。冠群馳騁投資總裁劉廣東在接受採訪時也表示,當前互聯網金融行業處於激揚清濁的縱深發展階段,規范發展互聯網金融成為社會共識,在這番行業洗牌中勢必將加劇競爭力度,而安全始終是平台發展的核心競爭力。而在互聯網金融業界看來,在監管中加速“落地”,無疑是行業在有序發展中最好的出路。

  在監管層面對互聯網金融的重視,其實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這個行業的發展潛力。“金融科技有助於推動農業供給側改革/互聯網農村金融有助於解決‘三農’痛點問題。”作為互聯網金融領域的重要一員,京東農村金融負責人洪潔表示,近幾年來,隨著金融科技的發展,用數據技術等方式發展農村金融得到了實踐,數據驅動型的風控有助於幫助農村信貸提高風控能力,有助於推動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據記者了解到,隨著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的發布,加快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培育農村發展新動能成為當前“三農”工作的重點。而京東農村金融“京農貸”與中華聯合保險打造的“合作社渠道+保險服務+京農貸數據化風控”模式就以互聯網大數據金融服務為杠杆,為互聯網金融輸血,用“互聯網+”造血,為農村的供給側改革提供了新的范本。

  其實不僅是互聯網金融,整個數字經濟領域在技術創新不斷涌現的情況下也醞釀著眾多全新的機會。全國人大代表、浙江杭州的公交司機虞純在今年“兩會”上就提出希望推動“無現金社會”的到來。在虞純看來,無現金生活方式綠色、環保、清潔,但尚未普惠所有老百姓。如果無現金生活進一步推廣,也許有一天,可能因為人們都不帶錢而實現天下無賊,偷竊現金,搶劫銀行和現金出納機的案子和貪腐的現象會得到遏制,社會更透明、更陽光。據記者了解,“無現金社會”正成為世界很多國家政府都在大力推行的發展趨勢,而中國具備著率先建成無現金社會的基礎。數據顯示,去年全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規模達到了38萬億人民幣,這遠遠超過了美國等發達國家。虞純建議,從國家層面大力支持無現金社會建設,鼓勵各級政府率先垂范,以打通“互聯網+”政務為切入點,讓公共服務、社會保障等深入每個老百姓身邊的場景都能實現無現金服務,與此同時,鼓勵技術創新,出台相關法律和行業標准,推進平等、多元的無現金支付體系建設。

  發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數字經濟也能幫上忙

  截至去年底,中國網民數達到7.31億,網民佔人口比例達到54%,其中手機上網用戶數達到6.95億。移動互聯、雲計算、大數據等技術已經與傳統金融、醫療、教育、交通、專業服務等行業深度融合。“我們應順應這一歷史潮流,充分發揮我國作為世界互聯網最大單一市場的優勢,做大做強數字經濟,推動網絡強國戰略落地。而數字經濟的快速發展,也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供了堅實的基礎和保障,”在今年“兩會”上,包括騰訊CEO馬化騰等科技界大佬也都就數字經濟發表了自己的意見和建議。

  在今年“兩會”上,馬化騰就帶來了《關於大力發展數字經濟 推進網絡強國戰略的建議》的提案,建議要不斷完善網絡基礎設施,提升全社會基礎設施數字化水平﹔加快推進網絡惠民及網絡扶貧工程,縮小數字鴻溝﹔夯實數字經濟基礎,助力存量經濟轉型升級﹔創新監管模式和理念,擴展數字經濟發展空間﹔積極開展國際交流合作,擴大中國互聯網的國際影響力。其中馬化騰還提到,未來的社會將不會再有純粹的互聯網企業,所有的“傳統”產業和企業都將融入互聯網的基因,最終達到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水乳交融狀態。因此,也就不會再有所謂數字經濟與傳統產業的分野和對立,這才是未來“互聯網+”進程真正完成的標志。完成這一目標,需要監管部門、規劃部門、高校和科研院所、互聯網企業和傳統行業通力合作,打破部門藩籬,走出具有中國特色的產業升級之路。

  對於數字經濟在中國的發展,亞馬遜中國總裁張文翊也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兩會”提出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一帶一路’的政策倡議也為跨境電商的進一步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今年,中國跨境電子商務的發展或成為持續推動中國經濟發展的引擎之一。”張文翊表示,作為數字經濟的一部分,電商將會在中國經濟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南方日報記者 葉丹

(責編:易瀟、沈光倩)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