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愛上當主播

2016年07月18日21:01  來源:北京晨報
 
原標題:95后愛上當主播

  寫字樓白領不再是“高大上”的代名詞。765萬,這是2016年中國高校畢業生的總人數。但面對“史上最難就業季”,相當一部分95后畢業生卻不是一定要去就業,抱著寧肯吃土創業,絕不委身打工想法的人大有人在,寫字樓的白領不再是“高上大”的代名詞,創業當老板仍在流行,當網紅主播更流行。在“宅文化”的熏陶下,網紅經濟越來越成為風靡時下的賺錢方式,蝸居內略顯簡陋的“直播間”可能是更大的舞台,配音、化妝、打游戲都能成為養家糊口的本錢。

  “小鮮肉”熱衷不當上班族 有人想創業有人想當主播

  新的經濟環境下,隨著新模式新平台爆發式增長,新的就業方式不斷被開發,就業選擇也更加靈活,大學生就業觀念和方式更加多元化,95后畢業生選擇有更多去向。

  騰訊QQ瀏覽器日前發布的一份95后畢業生就業報告徹底顛覆了“老一輩”的就業觀。QQ瀏覽器通過對日均8400萬次的95后網絡瀏覽及主動搜索行為數據以及對13000名95后高校在校生進行的問卷與走訪調查,得出結論:有48%的95后卻走上了“不就業”的道路。在選擇“不就業”的95后中,超過15%的人向往創業當老板,超過8%的95后希望在畢業后嘗試主播職業,其次排名為網紅、聲優、化妝師、coser等。

  作為跟隨互聯網發展而成長起來的一代人,95后還非常敢於嘗試由互聯網所催生的各種新鮮職業。做主播、當網紅,月薪10萬不是夢。自主創業也正成為小鮮肉們奔“錢”程的新途徑。越來越多的95后開始用自己學習到的先進知識反哺家鄉,摸索起農業創業的門道。

  但面對高昂的創業成本,95后卻表現的非常現實。他們能夠接受的創業成本主要在5000元至10萬元之間,其中1萬至5萬的接受人群最多,達到調查人群的50%。對於經濟基礎幾乎為零的95后來說,“低創業成本”這一特征,也是他們選擇互聯網項目的一大重要原因。

  95后“宅文化”推動直播市場 像之前的文學、視頻一樣

  6月25日,TFBOYS在美拍App上一場持續露臉40多分鐘的直播,吸引了560多萬人觀看,三個不滿15歲的男孩,在直播中一切的不完美都是粉絲的心頭好,就連操持鍋鏟的笨拙手法,也加持了他們在粉絲心中的好感。以短視頻紅爆網絡的Papi醬的首場直播更是獲得了空前關注。7月11日,這位“集才華與美貌”為一身的奇女子的首次直播吸引了包括一直播、美拍、斗魚直播、花椒直播、熊貓TV、百度視頻、優酷直播、今日頭條八大直播平台。根據@papitube通報的數據顯示,全網在線人數破2000萬。根據微博網友@請勿關注小二飛測算,Papi醬1個半小時的直播,打賞禮物超過了90萬。

  天鴿互動執行董事金COO麥世恩認為,伴隨95后的增加,直播將是標配。“未來95后越來越多,他們會把直播變成標配,覺得直播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像之前的文學、視頻這樣的,可能會成為整個網絡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在日前召開的愛奇藝奇秀直播發布會上,愛奇藝聯席總裁徐偉峰表示,90年代年輕人希望能夠充分表現他自己。愛奇藝希望成為這些表現自己的人幕后的重要推手。基於此愛奇藝決心做奇秀直播平台,成為90后的幕后推手。

  趕集網招聘負責人王磊表示,95后是隨著互聯網成長起來的一代,他們享受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便捷,對網絡的依賴性更強,“宅”生活的標簽牢不可破。正因為這種心態,直播也在95后中格外流行。根據趕集網日前發布報告,87%的95后藍領在休息日每天上網時間超過2小時,這其中8至16小時及16小時以上的人群將近四成。

  網紅主播下一個朝陽職業? 並不代表是就業的藍海

  網紅/主播等新興職業的確有趣又掙錢,然而,也並不是適合所有人。有業內專家指出,這些新興職業屬於朝陽產業,目前正處於“野蠻生長”階段,可以容納一部分就業人口,而且收入普遍較高,但同時也要看到,這些都是小眾職業,不像服務業、制造業和信息產業,對勞動力的需求量和從業量都非常大,盡管能提供相當數量的就業機會,但並不代表是就業的藍海,95后畢業生們需要謹慎選擇。

  根據騰訊應用寶星App排行榜的數據,2016年5月,三成以上的應用寶用戶使用過直播APP,且三日留存率達26.4%。用有趣內容打發無聊時間是用戶使用直播APP最主要原因,但隨著直播平台的扎堆誕生以及優秀主播的激烈競爭,主播保持高水准的內容並非易事。也有一大批用戶正在棄用直播APP。近七成放棄使用直播APP的用戶表示,對直播內容不感興趣是最關鍵因素。

  另一方面,也應該看到直播等新興行業自身存在的風險。據媒體報道,一些直播平台的主播基本靠提成生存。“平台不保底薪,隻能靠自己拿提成。如果不用些特殊方法博眼球,根本沒有錢可以拿。”一位主播表示。但與野蠻生長的直播平台相比,政策的收緊和高昂的成本都在挑戰這個新興行業。在談到如今200多家視頻直播網站會不會出現洗牌時,徐偉峰委婉地表示:“直播已經成為一個平台級別的競爭。” (記者 韓元佳)

  

(責編:胡曉、陳鍵)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