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魏則西事件看互聯網平台企業的社會性

2016年05月11日13:13  來源:中國網
 
原標題:從魏則西事件看互聯網平台企業的社會性

  中國網5月11日訊 5月9日,國家網信辦聯合調查組經過對百度公司七天調查后,認為百度搜索在“魏則西事件”中存在問題,百度競價排名機制存在缺陷,影響了搜索結果的公正性和客觀性,容易誤導網民,必須立即整改,並提出三點整改要求。“魏則西事件”折射出來的眾多問題值得我們深入思考。

  互聯網平台企業的屬性是什麼?

  在此次事件中的百度搜索到底具有什麼樣的屬性,是單純的一家企業﹔還是一個平台,一個載體﹔還是具有社會公眾性的特殊經濟組織形式?百度搜索到底是完全以經濟性為導向,還是以社會性為主?是應該強調盈利性,還是應該突出公益性?在社會性與經濟性,以及盈利性和公益性之間如何平衡?

  如果百度搜索在屬性上是經濟性和盈利性為主,它就應該是一般的獨立的企業法人主體,政府隻需要按照一般企業進行管理。如果百度搜索是具有社會性和公益性的經濟組織形式,必然需要政府對其設定開辦條件和准入門檻﹔必然需要政府加強監管,維護開辦和交易秩序。

  互聯網平台企業是否需要准入門檻?

  百度搜索包括百度公司、廣告企業和用戶,是基於互聯網、多主體聚集的公眾場所,具有平台性、社會性、公益性和經濟性,是一種特殊的社會經濟組織形式﹔因而,作為舉辦主體的百度公司需要滿足一定的硬件和配套設施要求,以及管理、服務、維護正常秩序能力等軟件標准。即,鑒於互聯網平台的特殊性,平台舉辦企業需要有准入門檻和退出的標准和機制。在相關標准缺失的情況下,對平台舉辦、管理資質也沒有要求,整體上互聯網平台企業都處於無門檻的狀態。進而導致互聯網平台的盈利性增強,社會性、公益性弱化,平台舉辦方責任弱化,甚至市場秩序處於混亂狀態。

  互聯網平台企業是否履行了主體責任?

  百度搜索作為互聯網平台企業的代表,從“魏則西事件”中可以看出,沒有擔負起應盡的主體責任。由於沒有擔負起明確的主體責任,自然而然主體責任意識淡薄,平台經營管理在社會性與盈利性之間更多的傾向於盈利,忽視了應負的社會責任和管理規范的責任。在盈利需求的主導下,對平台上廣告企業的資質審查、把關不嚴,未能履行管理職責。

  互聯網平台企業該如何監管?

  第一,明確互聯網平台企業的主體責任。互聯網平台企業提供的平台、管理和服務具有基礎性、社會性、公眾性等屬性,屬於准公共產品的范疇﹔因而,它不能等同於一般法人企業,應該滿足相應的資質要求,具備能夠為其他合法主體提供聚集,進行公平、自由交易或服務的平台的能力。在管理方面的主要職能是基於平台,依據法律法規制定管理制度並依法依規為經營主體和消費主體提供系列的管理和服務,維護市場的交易秩序。

  第二,強化信用監管和企業自律。市場經濟的靈魂是信用,建設統一規范的企業信用管理系統,提升對企業信息的採集、整合和分析能力,運用信息公示、信息共享、信息約束等手段,對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的企業進行公示、警示,對列入嚴重違法企業名單的企業進行限制,納入信用監管體系,各有關部門要採取有針對性的信用約束措施,使違法主體“一處違法,處處受限”。

  第三,培育中介組織和行業自律。在目前政府簡政放權執政的趨勢下,在政府和市場邊界的模糊地帶需要中間組織來承擔起來,行業協會等中介組織是實現政府和市場無縫隙銜接。行業協會等中介組織應肩負起自治自律的主體責任,共同為構建企業自治、行業自律、社會監督、政府監管的社會共治新機制發揮各自的作用。(作者相均泳為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合作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員)

(責編:趙越、陳鍵)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