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IT

移動互聯網資源:一個圈套?

陳莎莎

2015年08月03日08:48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移動互聯網資源:一個圈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資源的地方,就有生態。

  湯文搶注的包括域名、APP、二維碼、微信公眾號等互聯網全套資源,在移動互聯網的江湖裡,非個案。與其說這是一個圈套,不如說移動互聯網資源的生態尚不健全,無論是監管制度,還是移動在線交易商業生態,都還在起步階段。

  雖說無利不起早,但別忘了“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湯文的移動互聯網資源也許數年后又是另外一番交易景象。

  如果只是賣域名,北京人湯文(化名)不至於“被這幫后輩娃娃們繞了幾百萬”,以至於想自殺。

  域名,作為PC端互聯網惟一入口,價值獨特,一些投機者搶注域名,轉手賣給企業,盈利上千萬,湯文也注冊了幾個。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域名的獨特性有所下降,APP、公眾號、二維碼等多種資源共生,“科技公司”對湯文說,“隻搶注域名賣不了高價錢,還要搶注移動互聯資源。”

  等花光了一生積蓄搶注完全套互聯網資源,湯文發現,那些被搶注的傳統企業並不想買這些。

  問題出在哪裡呢?傳統企業為何對移動互聯網資源熟視無睹?對於湯文來說,移動互聯網資源是個圈套,那對於傳統企業來說,難道也是圈套嗎?

  域名大誘惑

  一隻域名甚至能賣上億元的高價,退休已五年的老北京人湯文也搶注了一些企業和行業域名,打算賣個好價錢,但是湯文有底線,最初並不是想高價倒賣給中介,也堅決不賣給外企,只是想賣給實體企業

  之所以敢把自己所有積蓄、房子抵押,甚至父母的養老錢,全部砸進移動互聯網,是因為之前在PC端互聯網上的“天價收益”。

  “微信”雙拼域名weixin.com已於2015年4月13日被騰訊收購,成交價格數千萬﹔奇虎360公司以17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1.06億元)收購頂級域名360.com﹔小米正式啟用的國際化新域名mi.com“賊貴”,約36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243萬元)。

  一些公司甚至搶注多個域名。京東創辦人劉強東近年來熱衷於收購各種相關的熱門域名,先后購買了3.cn、Jingdong.com、wangyin.com(網銀),甚至連dao123.com(網站名稱顯示為導流網),jingdog.cn(京狗)以及joydog.com.cn(Joy狗)等域名,也已在京東名下。

  劉強東此前曾在公開場合表示,“由於京東原先的域名360buy.com難記憶,用戶需要搜索后再進入京東,百度等搜索引擎因此佔據京東很大的流量,京東被別人‘扒了一層皮’。”據說京東因此每年需要向搜索引擎公司支付約6000萬元的流量費。

  事實上,國外已經形成了專門交易域名的交易平台。

  全球最大的高端域名交易平台和貨幣化供應商SEDO通用頂級域名的每季平均銷售價格數據顯示,2014年第二季度,.com的銷售價格為2807美元,較第一季度的2496美元上漲了12.46%﹔第二季度.biz的銷售價格為1896美元,較第一季度的899美元上升了110.9%。

  根據易觀智庫產業數據庫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5年第一季度》數據顯示,2015年第一季度,中國移動互聯網用戶規模達到7.4億人,同比增長10.27%,已經超過PC端用戶規模。

  想想PC端互聯網的天價域名,湯文決定在移動互聯網端先下手為強,“拿出所有積蓄和父母的養老錢,外加在北京200多萬的房子,150萬抵押給典當行,搶先買下企業在移動互聯網的各種工具。”

  她從有過業務合作的紅塔集團、華潤集團、神塔集團開始,把各種與該集團相關的域名都搶注下來,不僅后綴包括.net,.com,.cn,.wang等全套,包括中英雙語,所有能想到的名字,除了針對公司,她還以行業門戶網站“中國美食網”、“中國化工網”為關鍵詞,把可能相關的域名都注冊下來。

  湯文說,“最初並不是想高價倒賣給中介,只是想賣給實體企業。”以紅塔集團為例,“當時市場最高價給到我好幾千萬,我都拒絕了,我隻想賣給紅塔集團。”

  湯文也堅決不賣給外企,“互聯網資源必須掌握在中國人手裡”,所以當初有外企要收購她手上的全套互聯網工具配置時,她都一概拒絕了。“我隻賣給傳統企業。”

  移動端幻想

  “移動互聯網時代,僅有域名是不行的,還得‘搶注’APP、微信平台、二維碼等專屬於移動互聯網的資源,這樣打包才能賣好價錢”,在這樣的邏輯引導下,湯文將手上的錢幾乎全部用光

  注冊好域名后,一家“科技服務公司”“提醒”湯文,“移動互聯網時代,客戶需要的是電腦端、手機端的全套配置,隻注冊域名,就會漏掉大筆生意,因此還應該制作APP、商城、微信平台、二維碼、物聯網等配套工具。”

  湯文一開始很遲疑,但過了好幾個月,自己注冊的幾個大公司,一直沒有企業主動購買她注冊的域名,湯文有點心急了。

  這時候,有客戶給她打電話,自己是某餐飲行業大公司老總,亟需湯文手上的“中國美食網”,願意出價800萬元,但必須包含手機端的全套配置。湯文算了算,全套配置中,每一項的花費在幾萬元,一套下來十幾萬元,但是客戶已經送上門,立刻轉手就有800萬元,那事不宜遲,應該立刻出手。

  湯文向記者展示了“全套資源配置”,包括各種后綴的域名、中國電子商務協會頒發的“中國化工網4G行業門戶証書”、APP商城版客戶端(安卓、蘋果雙系統)10年服務期、微信商城和平台10年服務期、bingoso搜索引擎1年、古德斯搜索引擎捆綁贈送10年(李開復博士與俄羅斯古德斯-搜索引擎專家共同研發,網稱全球最大的中文商業網站)、二維碼10年。

  在她陸續一項項地買下各種移動互聯網工具時,不斷有客戶來電“要挾”她,“我是哪裡哪裡的,需要中國美食網,你是做美食行業的嗎,讓給我吧,別跟我搶了。”

  湯文說對方說話很“橫”,可是對方越這樣,湯文越感覺市場火爆。

  這時候,湯文不再堅持賣給實體經濟企業,一方面因為實體經濟企業不積極,另一方面,中介給她介紹的其他“科技公司”出價更符合新聞報道的天價交易。

  於是,她正式進入了“倒賣移動互聯網全套配置”的行列,但湯文說自己其實不懂技術,隻要客戶要求,她就會全力滿足,“加個幾萬塊錢來加個配置,就能做成全套,立刻轉手能翻幾百倍,我為什麼不加呢?”

  只是后來,原先有意購買全套域名的“客戶”沒再來電,這時,她手上的錢已經幾乎全部用光,剩下的錢隻夠抵押房子借款支付一個月的利息,而且抵押還有2周就到期,“如果2周內仍然不能賣出手上的互聯網配置,房子就要被強制執行收走了”。

  焦急如焚的她加快銷售步伐,心裡價位也從原來至少千萬,降到隻要200多萬,“能還完借款、抵押,還能有點剩余就可以了”。

  移動資源生態

  湯文手裡的移動互聯資源“養活”了一批制作此類資源的公司,但是這些資源真正的價值卻不是這類公司說了算,還是那些潛在的買主——被搶注的傳統企業說了算

  上海一家為科技產品融資上市的公司,想了解湯文手上有什麼資源能打包融資。湯文特地從北京飛來上海,帶上一整個行李箱的互聯網認証証書。

  對方看過証書后,認為雖然不能說全都沒用,但至少暫時還無法融資上市,“要麼放棄、收手,要麼回去把申請下來的各種工具,運營起來,吸引客戶流量,做到一定規模之后,才能幫她吸引融資。”

  “這意味著,直接轉讓的這條路完全行不通了嗎?”湯文有些崩潰,想到了自殺,“曾經有個國企背景的科技公司提醒我,移動互聯網行業80%都是騙子,我的親身經歷看來,這個比例估計超過90%!”

  國內對互聯網資源的搶注,有無法律法規或行業硬性規定?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在國外,互聯網主要依靠行業自律。在國內,監管條例針對移動互聯網的資格認証,很少提及。

  在中國,早在2002年3月14日,信息產業部第9次部務會議審議通過《中國互聯網絡域名管理辦法》,直至2012年CNNIC修訂《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域名注冊實施細則》,沿用了十年之久的管理條例,一直負責在互聯網傳統PC端的域名監管,明確規定,以投資目的搶注域名是非法行為。

  2013年,《關於加強移動智能終端進網管理的通知》正式執行,通過對提供APP的第三方平台備案等管理。自2013年9月1日起,為了進一步規范互聯網接入服務規范,工業和信息化部制定了《互聯網接入服務規范》正式實施,對電信業務經營者向公眾用戶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規定了服務質量指標和通信質量指標。

  但湯文幾百萬購買的全套資源配置,始終沒有詳細規定。

  湯文慢慢回過神來,現在泡沫吹大了,卻沒有人來接盤。幾周后,當記者再詢問她的進展時,她說又問了其他科技公司,這些証書還是有價值,所以她打算繼續轉讓,只是不再買新的配置。

  那麼,問題來了,移動互聯網全套資源配置到底包括什麼?價格幾何?對企業有什麼實際作用?

  湯文手中有2個行業網站的全套協議,都由浙江商幫科技有限公司蓋章后負責開發,協議中已繳費近20萬元,主要包括APP、全網名址、二維碼、微信平台,協議服務期十年。

  除了2個行業網站,湯文還為3個大型企業配置了互聯網全套資源,是她根據眾多“客戶”的要求而購買,其中購買APP的價格是3萬,服務期10年,這大體是行業報價的普遍水平。一家自稱中國最大的移動營銷服務商的北京道有道科技有限公司也是類似報價。其在線客服告訴記者,一般的APP制作價格在3萬,如果加上微信端就是4萬元左右。

  湯文向記者展示了全套配置的所有“証書”,魚龍混雜,“大紅戳”五花八門。中國××網(因受訪者要求隱去全名)的“4G行業門戶體系示范單位”証書,由中國電子商務協會、中國3G行業門戶注冊中心蓋章,但記者登錄中國3G行業門戶注冊中心官網,發現其從2013年后首頁新聞就沒再更新過,而湯文所得証書的注冊蓋章時間是2014年7月。而對於中國電子商務協會,業內人士透露,這是行業內部自發組織的協會,其並沒有行政的強制性認証職能。

  二維碼全國數據庫証書中,右下方蓋了兩個紅紅的大戳,左邊是互聯網二維碼中心,右邊為二維碼電子商務協會。

  據百科資料顯示,互聯網二維碼注冊中心(Internet dimensional Code Center,簡稱IDCC),於2010年6月3日組建,是由中國中小企業移動電子商務應用普及工程聯合推出的二維碼注冊平台,該機構的性質為網站。但當記者點擊后附的網頁鏈接入口,嘗試進入該網站時,頁面卻顯示為“您所訪問的網址有誤”,多方渠道嘗試都未能成功進入這個網頁。更有甚者,“二維碼電子商務協會”則在搜索引擎中,找到任何與關鍵詞相關的信息,該協會的性質、職能和權威性無從得知。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搶注移動互聯網APP、微信二維碼等產品的價格走勢,由傳統企業對互聯網資源的需求決定,“如果大企業著急開展線上業務,著急買全套資源配置,那價格就可能很高,幾百萬幾千萬,如果這個大企業很多年都不急於開展線上業務,那你隻能先養著,養到這個大企業想買為止。”

  目前,傳統企業會開展移動互聯業務嗎?

  買主興致已失

  不要說移動端,即使是PC端,在線交易平台的主角也只是淘寶、京東等少數互聯網公司,傳統企業從來都只是配角,湯文手中的移動互聯網資源落得個“有價無市”

  在網上,介紹傳統企業如何做線上業務的經驗很多,但大多停在“理論上”。記者就此問題詢問某互聯網公司的市場總監,得到的回答是,“好像沒什麼成功案例”。

  “蘇寧電商算成功案例嗎?”記者問。

  “但是……”還沒表示肯定,對方就首先來了個轉折詞,“貌似也不是很成功,獐子島、宏圖三胞現在也很難說做得怎麼樣了。”

  記者向易觀智庫詢問,對方提供的實體經濟企業開展線上業務的報告隻集中於O2O,目前主要在地產服務、生活服務、酒業,“其他行業還沒發現比較好的案例,即使在已經開始線上線下融合的案例中,也仍然是互聯網企業主導,由實體經濟企業主導做線上平台,很少有成功案例。”

  O2O模式基本商業邏輯是,用戶在線上平台預先支付,然后到線下消費體驗,商家實時追蹤其營銷效果,由此形成閉環的商業服務和體驗過程。

  盡管O2O模式在向各領域全面滲透,但目前依然處於早期發展階段。有數據顯示,無論中國還是美國,目前線上消費隻佔整體消費的3%-8%。而且正如萬達集團總裁王健林所說:“在中國和世界,O2O模式目前還沒有成功的案例。現在的O2O模式其實大部分就是一個導購模式,並沒有線上線下完全結合起來。”

  實際上,即使是大型跨國集團,開展線上業務的步伐也遠不如手機業務的普及這麼迅速。國際化工巨頭巴斯夫2015年剛剛開通淘寶商城,開始嘗試線上業務,而就在此幾個月前,其高管還表示化工行業可能不需要快速應用電子商務。

  記者從2014年中國民企500強名單中,梳理前30名的企業如何開展電腦和手機端業務,發現大多數網站只是公司基本信息介紹,無法在線交易。而在手機端,除了科技公司之外,未發現傳統行業企業使用APP商城交易系統,發展線上業務的公司只是借助微信公眾號,但也只是信息展示。

  為什麼實體經濟企業做線上業務這麼困難?易觀國際負責人告訴記者,“互聯網基因是個很大問題,傳統行業企業的節奏和思維都比互聯網這種輕量級的公司慢,而且負擔較重,而且線上業務對於傳統業務有沖擊。”

  在傳統行業企業負責開創線上業務部門的負責人怎麼看?

  “老板根本不懂電商盈利的渠道,大多會請一個所謂的電商‘業內人士’來指揮,但一些所謂的業內人士也只是招搖撞騙之徒。一旦老板發現電商不賺錢,就會關掉業務。”某負責人表示。

  很多傳統企業將電子商務看作是一個網絡銷售渠道,無法理解互聯網顛覆式思維。“進入電子商務,就必須顛覆以往對於商業模式的思維方式,不能夠改變以往的認知思維習慣,也是傳統企業不能成功轉型的原因。”該負責人表示。

  對於許多傳統企業,線上與線下業務是對立關系。有業內人士分析,“很多傳統企業不做電商,是怕線上的價格會影響到下線已有的渠道商的利益”。

  (實習生李歡歡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編:陳鍵、畢磊)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