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IT

阿裡巴巴怎樣應對美國的訴訟

夏小雄

2015年03月25日08:49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阿裡巴巴怎樣應對美國的訴訟

  2015年年初,國家工商管理總局發布了《2014年下半年網絡交易商品定向監測結果》,並稱淘寶網的正品率最低。淘寶網員工隨即通過發布公開信的方式質疑工商總局的監測結果存在抽檢程序違規、抽檢邏輯錯誤、數據前后矛盾等問題。此后,工商總局曝光了在阿裡巴巴上市前即已擬定的《關於對阿裡巴巴集團進行行政指導工作情況的白皮書》,其中羅列了阿裡巴巴旗下網絡交易平台存在的“主體准入把關不嚴”、“商品信息審查不力”、“銷售行為管理混亂”、“信用評價存在缺陷”、“內部人員管控不嚴”等“五大罪狀”。

  阿裡巴巴和工商總局之間關於“淘寶假貨”的論爭不僅使阿裡巴巴的股價應聲大跌、市值迅速縮水,而且使其面臨更為嚴峻的法律訴訟挑戰。以Pomerantz、Robbins Geller Rudman&Dow為代表的多家美國律師事務所宣布,將代表投資者就阿裡巴巴是否違反美國証券法進行調查,並通過集團訴訟的方式要求阿裡巴巴賠償投資者的相應損失。目前,美國証券交易委員會也正式介入調查此事。

  阿裡巴巴在美國被訴之后應當如何應對?招股書中遺漏“白皮書”內容是否構成欺詐發行?阿裡巴巴是否需要為之承擔賠償責任?

  若想回答這些問題,需要了解美國証券法下集團訴訟的運作機制、信息披露的基本要求、損害賠償的發生條件等基本問題。

  美國股東的集團訴訟是怎麼回事

  証券法領域的集團訴訟在美國較為常見,目前已經成為解決証券侵權民事爭議最為常用的手段。這類訴訟通常由以集團訴訟為主業的律師事務所代表投資人發起。在爭議事項發生之后,這些律所會在較短時間之內搜集相應証據並且征集原告成員,然后向法院提起集團訴訟。

  由於証券市場的投資者較為分散,股東個人訴訟維權往往存在風險大、成本高等困難。集團訴訟可在一定程度上幫助投資者提高訴訟效率、節約訴訟成本,從而更好地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在阿裡巴巴被訴案中,原告Manishkumar Khunt等在“集團訴訟聲明”中即強調“在本案的情況下,集團訴訟比起其他訴訟方式更為公平且有效”,因為“單個成員參與訴訟的成本和負擔十分高昂和繁重”。

  証券集團訴訟通常多以和解方式結案。在被告將賠償金支付給原告的同時,代表投資者起訴的律師事務所往往能夠獲得較高比例的佣金,這也是為何它們熱衷於參與証券集團訴訟的主要原因。在過去幾年中,針對中國概念股的証券集團訴訟大量發生,專注於此項業務的相關律所也是掙得盆缽滿貫。因此,也有人批判這些律所是“股市禿鷲”,隻考慮自身經濟利益,在訴訟方面卻是過於“吹毛求疵”。

  事實上,並非任何証券集團訴訟的賠償請求都會被法院所認可。原告必須有充分的証據証明投資者的損失是因被告的虛假披露、誤導陳述、隱匿信息等不當行為而發生,法院才會判決原告賠償被告的相應損失。以阿裡案為例,原告方必須提供充分証據証明阿裡巴巴沒有披露座談會及“白皮書”構成虛假披露信息、隱瞞重要事實,同時這些問題的存在直接導致了原告方的經濟損失。

  當然,為了盡量減少証券集團訴訟帶來的消極影響,阿裡巴巴必須積極准備,以充分的証據論証自身並無虛假陳述、遺漏信息等違法行為,因而也沒有損害投資者合法權益。在此案中,阿裡巴巴需要盡量避免同原告方和解,因為一旦和解就意味著承認自身確實存在上述違法行為。

  美國公司上市信息披露的基本要求

  律所提交的起訴書聲稱阿裡及其高管在公司的商業運作、財務預期、風險監管等三方面作出了失實披露和誤導陳述,特別是在上市文件中沒有提供和工商總局的會談信息以及“白皮書”所提及的相關問題﹔阿裡的上述行為已經違反了美國1933年《証券法》【第11條和第12(b)條】、1934年《証券交易法》【第10(b)條】中關於信息披露的相關條款,必須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值得討論的是,阿裡是否真如起訴書所聲稱的那樣違反了信息披露的法律義務?這是解決本案爭議的關鍵所在。

  信息披露是美國聯邦証券監管制度的核心。根據《証券法》和《証券交易法》的要求,在美上市的公司必須進行“充分而公正”的信息披露。其中,在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時,必須按照1933年《証券法》的要求在招股說明書中真實、准確、全面地披露重要信息(發行人的財產、業務、管理等情況),不得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在公司上市之后,必須按照1934年《証券交易法》的要求持續披露重要信息,同樣不得誤導陳述、虛假披露、隱瞞事實。

  至於某項信息是否具有“重要性”進而應當披露,美國証券交易委員會將其判斷標准界定為“普通謹慎的人在購買登記証券之前應當被合理告知的”。如果理性投資者認為該信息確實非常重要並且會影響其投資決定時,該項信息就具有“重要性”。

  在阿裡的上市招股說明書中,已經提及了中國的監管環境和平台的特殊機制可能會為非法產品的銷售提供便利,但是沒有披露與工商總局的座談會信息以及相應的“白皮書”內容。不過從工商總局后來的表態可以看出,工商總局與阿裡之間的座談只是具體行政指導行為,“白皮書”也僅是座談會的會議紀要,並不具有法律效力。

  就此而言,阿裡是否有必要在招股書中披露這一座談會信息確實值得討論,因為一個理性投資人在做出投資決策時並不需要知曉發行人的全部具體信息。此外,阿裡也可援用“安全港原則”作出抗辯,以在招股書中已經作出“前瞻性說明”進而証明自身已經盡到相應信息披露義務。

  損失賠償的發生條件是什麼

  依據美國証券法的相關規定,若想要求阿裡賠償投資者損失,原告必須証明以下要件因素存在:阿裡存在不實陳述或隱瞞信息的事實、原告作為投資者受到損失、原告的損失和阿裡的不當信息披露之間存在因果關系。

  除了上面提及的“重要信息”要件之外,原告必須提供証據証明自己遭受損失,並且損失是因阿裡的信息披露違法行為所致。

  阿裡和工商總局之間關於“淘寶假貨”的論爭發生之后,阿裡的股價下跌較為厲害,持有阿裡股票的投資者在表面上確實遭受了“損失”。但是,股價的漲跌本身取決於很多因素,股票價格的下跌並不意味著投資者必然遭受“損害”,問題的關鍵在於這種“損失”是否和阿裡不當披露之間存在因果關系。

  在起訴書中,原告提出自己因為信賴阿裡的陳述而選擇高價認購股票,這種信賴建立在重要信息均已披露的基礎之上﹔在阿裡和工商總局的座談會及“白皮書”內容等信息被披露之后,阿裡股價遭遇暴跌,這就使得原告等投資者相應蒙受損失﹔基於這一“信賴推定理論”,原告的經濟損失和被告的不當披露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因而可以主張損害賠償。

  對阿裡來說,除了否認座談會和白皮書為需要披露的“重要信息”之外,還可以進一步否認“信息披露”和“股價下跌”、“股價下跌”和“投資者損失”之間的必然因果關系。舉例而言,阿裡股價的漲跌取決於業績表現、市場環境、投資者信心等多重因素。阿裡此次股價下跌和信息披露之間並無必然關系。

  當然,阿裡是否存在不當披露行為以及這一行為是否和投資者的損失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最終取決於法院的認定。在處理這一問題時,法院也不會簡單參照証券法的條文加以解釋,而是會結合現實爭議的具體情況和司法實踐的裁判標准進行認定。因此,阿裡必須充分准備進而有效加以應對。

下一頁
(責編:陳健、畢磊)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