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IT

比特幣:通縮貨幣的未來

達鴻飛

2013年11月01日09:22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比特幣:通縮貨幣的未來

最近,比特幣在全球媒體上的曝光率又多了起來。

先是美國媒體大量報道FBI查封了地下毒品交易網站“絲路”並扣押其14萬個比特幣,隨后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又播出加拿大安裝世界上第一台比特幣ATM機的消息。而最新一則新聞則講述了一位挪威青年4年前花27美元買了5000個比特幣,然后就忘了這回事,直到最近看到鋪天蓋地的媒體報道才發現按照1比特幣兌200美元的市價,當年的27美元已經價值100萬美元!這位青年出售了1/5的比特幣,用這筆錢在挪威購買了一套漂亮的公寓。

每當比特幣進入主流媒體的視野時,主流媒體總會請一些主流經濟學家分析一下比特幣。早先,這些分析總是集中在比特幣是不是騙局。而現如今的分析總是集中在比特幣能否成為未來的主流貨幣。而這其中爭論的焦點又往往集中在比特幣的通縮特性上。我們今天不妨就討論一下比特幣的通縮問題。

通縮還是通脹貨幣?

不少比特幣玩家是被比特幣的不能隨意增發所吸引的。和比特幣玩家的態度截然相反,經濟學家們對比特幣2100萬固定總量的態度兩極分化。

凱恩斯學派的經濟學家們認為政府應該積極調控貨幣總量,用貨幣政策的鬆緊來為經濟適時的加油或者剎車。因此,他們認為比特幣固定總量貨幣犧牲了可調控性,而且更糟糕的是將不可避免地導致通貨緊縮,進而傷害整體經濟。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家們的觀點卻截然相反,他們認為政府對貨幣的干預越少越好,貨幣總量的固定導致的通縮並沒什麼大不了的,甚至是社會進步的標志。

分析這兩派的觀點前,讓我們先來看一看比特幣的發行機制。

比特幣網絡通過“挖礦”來生成新的比特幣。所謂“挖礦”實質上是用計算機解決一項復雜的數學問題,來保証比特幣網絡分布式記賬系統的一致性。比特幣網絡會自動調整數學問題的難度,讓整個網絡約每10分鐘得到一個合格答案。隨后比特幣網絡會新生成一定量的比特幣作為賞金,獎勵獲得答案的人。

2009年比特幣誕生的時候,每筆賞金是50個比特幣。誕生10分鐘后,第一批50個比特幣生成了,而此時的貨幣總量就是50。隨后比特幣就以約每10分鐘50個的速度增長。當總量達到1050萬時(2100萬的50%),賞金減半為25個。當總量達到1575萬(新產出525萬,即1050的50%)時,賞金再減半為12.5個。依此類推。

搞清楚了比特幣的發行機制,我們可以來回答關於通縮的問題了。

首先,根據其設計原理,比特幣的總量會持續增長,直至100多年后達到2100萬的那一天。但比特幣貨幣總量后期增長的速度會非常緩慢。事實上,87.5%的比特幣都將在頭12年內被“挖”出來。所以從貨幣總量上看,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比特幣並不會達到固定量,其貨幣總量實質上是會不斷膨脹的,盡管速度越來越慢。因此看起來比特幣似乎是通脹貨幣才對。

然而判斷處於通貨緊縮還是膨脹,並不依據貨幣總量是減少還是增多,而是看整體物價水平是下跌還是上漲。整體物價上升即為通貨膨脹,反之則為通貨緊縮。長期看來,比特幣的發行機制決定了它的貨幣總量增長速度將遠低於社會財富的增長速度。因此,我們可以很有信心地說:比特幣是一種具備通縮傾向的貨幣。比特幣經濟體中,以比特幣定價的商品價格將會持續下跌。

凱恩斯學派的經濟學家們認為,物價持續下跌會讓人們傾向於推遲消費,因為同樣一塊錢明天就能買到更多的東西。消費意願的降低又進一步導致了需求萎縮、商品滯銷,使物價變得更低,步入“通縮螺旋”的惡性循環。同樣,通縮貨幣哪怕不存入銀行本身也能升值(購買力越來越強),人們的投資意願也會降低,社會生產也會陷入低迷。

奧地利學派用電子產品市場的例子反駁了這樣的觀點。電子產品總是價格越來越低,同樣的價錢在將來總是能買到越來高配置的電子產品,然而人們並沒有為此而停止消費電子產品。電子產品市場一直高速發展,從未進入過所謂“通縮螺旋”。

在我看來,兩派的根本分歧並不在於對於通縮的理解,而是對於人類是否足夠理性的判斷。奧地利學派認為人是足夠理性的,人應該聽從於自由意志,自我支配而不是受制於任何權威。凱恩斯學派則認為人是非理性的,通過預先的制度的設計能夠鞭策人類更好地安排經濟活動。

凱恩斯學派的制度設計就像採用末位淘汰制的公司,用人為設計的苛刻制度迫使人們積極的消費,積極尋找投資機會,避免自己的財富被通脹侵蝕。奧地利學派的制度設計則是給予員工極大自由度和期權的公司,他們相信無論物價是上漲還是下跌,人們都會合理地選擇消費和投資的時機,因為畢竟這是自己的財富。

不幸的是,在這個大部分人認為“購物滿200送100券”就近乎五折優惠的世界,人恰恰是不夠理性的。當你知道你的財富將不斷縮水的時候,你不得不尋找高回報抗通脹的投資機會﹔而如果財富不但不會縮水,還能自己增值,那麼多數人確實會減少或延遲消費,並且避免投資的風險。

這一點在電子產品市場也能得到印証。在一些手機論壇裡我們可以看到,人們總是毫不猶豫在第一時間購買蘋果手機,而總是勸說別人三星的手機可以等一兩個月價格跌下來再買。這裡面很大一部分原因要歸結於蘋果的不降價策略鼓勵人們當下消費,而三星的逐步降價策略導致人們推遲消費。

通縮經濟也確實會帶來其他一些問題。比如員工的工資可能每半年就要降薪一次,比如用比特幣計價的GDP數據可能是永遠停滯不變的,國家可能要提高其他稅收來彌補鑄幣稅的消失。人類對數字的直覺和數千年積累的知識體系能否適應和跟上這樣的變化確實是一大挑戰。

一場社會實驗

幸運的是,比特幣不僅是一種虛擬貨幣,更代表了一種思想和一場社會實驗。比特幣正在試圖用實踐証明貨幣的非國家化、去中心化,以及多種貨幣自由競爭的可行性。如果比特幣的固定總量設計確實無法應對未來經濟,那麼比特幣2.0、3.0就會應運而生,與比特幣同台競技。我們已經看到Ripple、MasterCoin、彩色幣(Colored Coins)、比特股(Bitshares)等新型虛擬貨幣的涌現。比如在Ripple中,不論是國家、機構還是個人都可以發行虛擬貨幣,這些貨幣既有能做到全球普遍接受的,也有僅僅只是在朋友圈子裡流通的。盡管Ripple中貨幣的總量會有極大的靈活性,但人人都有自由選擇使用或不使用某種貨幣,所以並不會帶來壟斷的法幣機制下濫發貨幣帶來的通脹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比特幣是一場運動,一種思想。比特幣已經重新定義貨幣,也將顛覆人類對貨幣的認識。這種思想就像一顆種子,一顆可以在每個人心裡種下的種子。它種下的時候也許無人知曉,它發芽的時候也許毫不起眼,但當種子漸漸長大,在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棵大樹的時候,它就具備了巨大的改變的力量。

(作者系第一財經新金融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責編:陳健、崔雷)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