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風波是中移動和騰訊沒配合好的產物--IT--人民網
人民網>>IT

微信風波是中移動和騰訊沒配合好的產物

林紫玉

2013年04月15日10:59        手機看新聞

  向微信收費這件事的討論已經成為智力比拼,各路人馬想出各種觀點,即便收費隻有一個剛性理由:擁有3億用戶的微信,需要對所佔用的信令資源進行補償。至於運營商對微信的羨慕嫉妒恨,那是下一步的事情,與收費無直接關聯。

  在種種混淆視聽中,帶頭大哥中移動也“別有用心”地做了幾件事,而且有一部分還跟騰訊達成了默契。前幾天的博鰲分論壇上,騰訊總裁劉熾平直面微信事件,說信令佔用隻在2G、2.5G存在,4G會在相當程度上解決這個問題。這句話幾天前小馬哥在深圳的一個會議上重點論述過,再之前,中移動研究院黃曉慶院長也對媒體說過。

  作為中移動的頭等大事,盡早獲取4G運營牌照無疑要比向微信收費更為重要,有理由相信在這個問題上,小馬哥與中移動達成了一定的共識,並成為騰訊在微信事件上一致對外的口徑。對雙方都有利,不是嗎?

  這兩天微信團隊的正式回應,又再次把矛頭對准2G、2.5G——可以看出,騰訊在這件事上不僅配合了移動,而且不得罪其他兩家3G運營商。

  但是事實上,智能終端的休眠模式與應用業務周期性交互,從而引發向核心網及服務器不斷發送指令這一問題,並不會隨4G部署而解決。4G網絡依然會受到信令風暴的沖擊,我採訪的大量專家均表示,4G標准組織3GPP在制定標准時,主要針對視頻等大流量傳輸做出了提升,但並未針對小流量常在線問題做出根本性改善;甚至到了LTE時代,由於網絡的扁平化和全IP結構,信令風暴已經從無線接入層面直接沖擊至核心網。可以說4G本身無法解決信令風暴問題,隻有不斷地擴大網絡容量,才能滿足始終在線對信令資源的需求。

  但在“明責微信,暗渡4G”這個議題上,中移動與騰訊的用力不均,造成了前者的被動。騰訊從上到下圍繞這個論點,集中發力,的確有催發4G牌照的作用,但更多會引發人們對中移動網絡質量的吐槽以及“上了4G就不用收費”的理所應當。

  此外,一個古老的網間結算話題也被重新翻出來,有一些人認為,中移動那麼著急向微信收費的真正原因是,微信讓中移動向電信聯通繳納了大量的網間結算費用。這個話題中移動官方從沒提過,一些內部人士的公開分析也沒說過,此論調出現的背景也許很單純,也許很復雜。不管怎樣,真實情況是,網間結算如今根本不構成中移動的威脅。

  根據2012年的財報,中移動用於網間結算的費用總額是251億人民幣,這個數字包含了語音、短信和數據流量等網間結算的總和,其中不同的鏈路有不同的計算方法,不同業務的收費標准也不同,計算相當復雜,流量結算隻佔很少的比例。

  單講互聯網流量來說,中移動在2010年前確實很緊張,TOP200的網站在移動IDC上設立服務器的沒幾個。2010年8月中移動總裁辦公會確定了要超常規發展IDC,半年后,就在北京、上海、廣東、江蘇、四川、浙江、重慶等地建設7個一類IDC, 引入了全部TOP200網站,目前中移動在一類IDC節點的機房面積、網絡帶寬、用戶規模等均處於主導地位,基本可以滿足CMNet的流量需求,此外還重點圍攻電信聯通傳統的集團客戶。

  因此,在“網間結算”這個問題上,中移動扮演了一個楚楚可憐的受“壟斷”壓迫的角色,以此來換取監管層和輿論對其固定寬帶業務的策略支持和同情心,而實際上,移動、電信、聯通三個超級“局域網”早已經成形了。(通信產業報)

(責編:陳健、畢磊)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