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非法信息交易鏈:泄露源頭多來自政府內部--IT--人民網
人民網>>IT

揭秘非法信息交易鏈:泄露源頭多來自政府內部

2013年01月25日07:40    來源:今日早報    手機看新聞

  據稱個人信息源頭來自多地重要政府機關內部人士

  揭秘“私家偵探”非法信息交易鏈

  3800元,就能買到他人手機短信內容

  據稱個人信息源頭來自多地重要政府機關內部人士

  武漢警方日前在專項行動中摧毀一批非法出售個人信息窩點,抓獲34名非法“私家偵探”從業人員。一條地下個人信息交易鏈浮出水面。

  “私家偵探”——這些以不同名目出現的現代“福爾摩斯”,本質上多為溝通買賣雙方的信息掮客。個人信息已成為缺乏有效保護、被肆意販賣的“唐僧肉”。

  暴利:個人信息成“唐僧肉”,最高售價4000元

  據武漢市公安局辦案民警介紹,“星輝偵探社”負責人徐某涉嫌兜售大量個人信息,是武漢警方本次行動最大目標。

  經公安機關初步調查,徐某2009年在武漢成立了一家咨詢公司,經營范圍為商務信息咨詢、法律咨詢、心理咨詢等。后來,隨著逐步擴大信息來源,他改行從事非法收集、買賣公民個人信息。

  去年4月,徐某曾因涉嫌非法獲取個人信息被逮捕,后因証據較少被取保候審。

  在巨大利益的誘惑下,徐某重返社會做起老本行,打出“私家偵探”名號,以婚姻調查、清債、商務調查、查人找址、員工誠信等為由,非法獲取並出售個人信息。這些信息包羅萬象,包括電話號碼、居住地址、銀行資產、教育、就醫信息、繳稅信息等。

  記者了解到,武漢警方這次摧毀的近10家非法調查公司多依附於徐某。為了擴大業務,徐某將信息轉賣給這些公司,被用於非法調查婚外戀、催款、以及商業競爭對手情況。每條信息視齊全程度售價不等,一條通話記錄和個人行蹤等信息購入價格約300元,售出價格約1000元。最高一條售價4000元,總共交易額22萬元。

  武漢警方介紹,侵害公民個人信息,輕則導致垃圾短信和電話纏身,重則引發詐騙、敲詐、勒索、暴力討債等刑事案件。

  “不法分子會根據個人信息實施有針對性的犯罪。比如銀行信息泄漏后,犯罪團伙打電話冒充銀行工作人員,報出受害人身份証等信息騙取信任,以實施詐騙。”一位參與辦案的楊警官說。

  震驚:個人信息源頭來自河南等地政府機關內部人士

  記者發現,一些“私家偵探”公司私自擴大營業范圍,通過“內部關系”和“線人”非正常渠道獲取他人信息牟利。由於缺少行業自律和監管,掌握重要個人信息的一些單位,成為個人信息泄漏源頭,並由此滋生出巨大的非法利益鏈條。

  在武漢漢口中山大道新佳麗廣場寫字樓內的一家“私家偵探社”,記者提出想了解某人的手機短信內容。一位姓張的負責人爽快答應,說隻要能提供對方手機號碼,3天可完成任務,收費為3800元。“價格由調查難度決定。”

  這位負責人介紹,他在全國各大通訊公司和民政、郵政、工商、銀行等單位有內部線人。“隻要給這些內部人士一定的好處,獲取信息不是難事。”他沒有詢問記者身份,也沒要求出示任何個人資料証件。

  記者了解到,個人信息販賣形成了“信息源——資源大戶——分銷商”的利益鏈條。據落網的徐某交代,他主要在網上購買信息,信息源頭來自深圳、河南等地的重要政府機關內部人士,和一些為機關工作的社會人員。

  尷尬:非法“私家偵探”很難按照刑法入刑

  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陳家林說,“私家偵探”往往以調查公司、信息咨詢公司為掩護,為利益鋌而走險,多採用非法手段獲取並出售個人信息。

  記者了解到,打擊“私家偵探”違法犯罪行為已有明確法律依據。200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七)》修改后的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中,新明確了出售、非法提供公民個人信息罪與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兩個罪名。

  但武漢市公安局辦案民警反映,在具體操作中,對“私家偵探”的非法信息源頭取証較難。一些信息經過多次修改和轉手,很難再尋到出處。對於私家偵探非法獲取個人信息但又沒有造成“嚴重后果”的,無法按照刑法入刑。

  陳家林教授認為,保護個人信息是一項綜合工程。“入刑雖是一劑猛藥,但不能從根本解決社會問題,還需要建設相配套制度。”

  他說,我國並沒有完整系統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對個人信息保護的原則、范圍、排他規定、罰則等都未予明確,因此公安機關在相關違法處置中會面臨“法理不足”的尷尬境地。  據新華社

(責任編輯:陳健、崔雷)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