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長的雲計算:地方盲目建設或導致無效投資--IT--人民網
人民網>>IT

瘋長的雲計算:地方盲目建設或導致無效投資

馬曉華 王琳

2013年01月23日08:31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手機看新聞

  [ 中國目前已有30多個地方政府發布了雲計算產業規劃,並提出了土地、稅收、資金等方面的優惠政策 ]

  六年多前的2006年8月,當谷歌CEO埃裡克·施密特在聖何塞的搜索引擎大會上第一次從商業角度提出“雲計算”概念,人們還不清楚它將會走多遠,但今天,至少在中國,因其短短數年的迅猛發展,甚至有報告指出,一些投入巨資的雲計算項目,已成為“形象工程”和“賣地工程”。

  1月21日,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寬帶資本等多家單位去年4月發起成立的中國雲產業聯盟發布《雲計算技術與產業白皮書》(下稱《白皮書》),《白皮書》在肯定2007年以來中國雲計算產業飛速發展,以及面臨巨大時代機遇同時,也指出了該產業目前存在的諸如一哄而上等問題。

  另據《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過去2周來的調查,相比於2011年美國公共雲市場硬件投入12.5%的比例,中國相應比例高達70%,另有觀點認為,缺少與應用結合,地方盲目建設雲數據中心,更可能導致新一輪無效投資。

  風起“雲”涌

  北京 “祥雲計劃”、天津雲計算平台“翔雲”……,作為整個信息產業發展的一個大方向,《白皮書》指出,中國目前已有30多個地方政府發布了雲計算產業規劃,並提出了土地、稅收、資金等方面的優惠政策。

  早在2010年10月,國務院發布《關於加快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決定》,雲計算便成為發展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的重點領域之一,並率先以北京、上海、深圳、無錫、杭州五個城市作為試點開展示范。

  北京市經信委軟件與信息服務業處處長姜廣智在去年12月12日的“雲計算世界大會”上表示,祥雲工程是北京市雲計算產業的一個總的行動綱領,應用為先,要把北京打造成世界雲計算應用領先的城市,要通過雲計算重整北京的IT產業鏈。

  “這兩年過去了,我覺得我們在這方面邁出了可喜的一步,做了很好的積累。今天我們發了80個新產品,還沒有算好到底有多少收入,初步估算了一下大概有100多億的銷售收入產值。”姜廣智說。

  北京亦庄國際投資有限公司一位高層表示,2012年他們投資了一支雲計算基金,並得到了國家發改委和北京市發改委的支持,國家發改委投資了2000萬元,北京市發改委投資2000萬元,加上他們和其他的投資,總額3.6億元。

  而事實上,資料顯示,在上述30多個雲產業規劃中,除了東部沿海地區和一些西部重鎮,還包括部分偏僻省份和二三線城市。

  廣州市正在部署“天雲計劃”,提出實施“五個一”工程﹔深圳市已發布並實施“鯤雲計劃”﹔重慶實施“雲端計劃”﹔福建、成都、大連、天津、武漢、無錫等城市也在積極推動雲計算發展。

  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軟件與信息服務業研究所所長安暉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從國內發展看,未來3年,以政府、電信、教育、醫療、金融、石油石化和電力等行業為重點,雲計算將被我國越來越多的企業和機構採用,越來越多的應用將遷移到雲中。

  安暉預計,中國雲計算市場規模將從2010年的167.31億元增長到2013年的1174.12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達91.5%。而到2015年,我國雲計算產業鏈規模將達到7500億至1萬億元。

  但是這樣大的一個具有誘惑性的蛋糕,如何能夠吃到,是當前每個處在雲端的創業者們需要考慮的事情。

  “各個地方提了很多很漂亮的雲的名詞,比如電子政務雲、旅游雲、醫療雲、制造雲等,但是根據曾經走訪多個地方,發現中國雲計算的方案至少80%以上不是真正的雲。”安暉說。

  中國寬帶產業基金董事長田溯寧對本報記者表示,每個技術變革,尤其在中國的環境,剛開始是少數人去講,然后就熱了就炒作,然后就出現了很多問題。“整個行業,雲計算作為一個新鮮事物也有這樣一個規律,先是創新者,成長,然后變成過熱,變成泡沫,然后破滅,然后再回來。”

  缺少應用的“雲”

  對於各地爭先恐后建設雲中心,安暉表示:“雲計算的靈魂應該是在於服務,沒有服務就沒有雲計算。事實上現在雲計算的應用比較少,產業市場僅僅是出於初步階段。”

  “各級政府雲計算發展,目前來看還停留在規劃方面,可能已經有了出了規劃、計劃,但是推行很慢,目前很難找到用起來、持續經營、拿得出手的。”安暉表示。

  安暉解釋說,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這些雲計算建設的時候不考慮市場需求,很多醫療雲、社區雲都想要政府埋單,根本沒有想到怎麼樣進行收益,與需求脫節。

  對於雲計算帶來的變革,天雲科技副總裁張福波告訴本報記者,千萬別指望雲帶來從煤油燈到電的變革,雲不是一個新的獨立的產業,雲體現的是IT生態系統、服務模式、合理化建設的改變。

  “雲不是一個獨立的產業,還是IT產業當中的進化。IT資源是地皮,雲的應用是變化,是雲催生出來的應用,比如醫療雲。有了這種醫療雲,老百姓看病可以通過互聯網去預約去診斷,改變看病的模式,是應用的改變。”張福波說。

  缺少與應用結合的各地的“雲中心”,它所帶來的后果亦無法考量,地方盲目建設雲數據中心或致新一輪無效投資。

  據美國弗雷斯特研究公司等市場研究機構報告,美國2011年公共雲市場規模為235.8億美元,硬件投入隻佔12.5%,相比之下,中國的硬件投入則高達70%。

  “一般硬件的折舊隻有5年時間,5年之后如果沒有應用就成為了電子垃圾。不僅浪費錢,也制造了電子垃圾。如果各個地方像現在這樣盲目地去建設雲計算數據中心,隻能導致新一輪的無效投資。從現實來看,各個地方一哄而上已經出現了重復建設。”安暉說。

  北京工業大學教授李健告訴本報記者,雲計算還是應該由比較有能力的企業,去提供計算服務。如果每個村都建一個,會有問題。雲計算的初衷就是採用公共服務的模式,採用公共資源。“結果如果大家都覺得好,你們村自己建一個,他們村也自己建一個。反而更浪費資源。”

  事實上,有些地方的雲計算數據中心不惜花高價從國外採購服務器,北京東方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朱律瑋表示,有些國外企業向國內雲計算基地推薦小型機,純粹是“忽悠”,為了推動產品銷售了。

  “其實我們國產品牌的服務器比國外的還好,但是有些企業不認,總覺得有問題。剛開始銷售我們自己生產的服務器很難,不過現在已經好了很多。”田溯寧說。

  雲計算應用挑戰

  對於雲計算產業的未來,田溯寧對本報記者表示,從社會和政府的角度,在全國應該有一個比較統一的大規模的規劃,尤其是大型數據中心的建設,而產業的布局和規劃,要涉及到能源,涉及到戰略。

  數據顯示,一台雲計算服務器一年的電費用約為5000元,假如要建一個100萬台服務器的雲計算數據中心,電力成本就達50億元,這不僅成為主導雲計算項目的地方政府沉重的債務負擔,也挑戰著地區電力及能源供應格局。

  “能源是一個很大的問題,IT對能源的消耗是很大的,我認為未來這可能是一個阻礙。IT運行80%的錢是花在電費上。我們會建議互聯網數據中心建到天氣冷的地方,比如說內蒙古,哈爾濱東北等地方,做些推薦。”張福波說。

  雲計算的應用當前還存在安全和標准的問題。

  基於對不同行業與機構674人的採訪,咨詢機構埃森哲2010年發布的報告《中國雲計算發展的務實之路》指出,雲計算要想得到廣泛應用,需要由政府制定有關雲安全、數據隱私和技術方面的標准。

  安暉表示,對於雲計算,大家強調得最多的是安全問題,另外是標准化問題,通過一致的標准型來使得雲計算有更廣泛的應用。

  “現在不管是國際上還是國內,有很多組織開展雲計算標准工作。但是現在存在的問題是,國內雲計算方面標准組織非常多甚至過多,這些組織之間也是互相不通氣、不統一,造成企業無所適從、用戶不知所措。”安暉說。

  北京東方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朱律瑋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同樣表示有必要盡早設立行業標准。

  而張福波則認為,政府不要馬上建立標准,一建立標准,馬上就會打掉很多企業。真正的標准應該是由市場競爭說了算。“什麼叫標准?我認為魯迅說的話,‘世界上本沒有路,人走多了,就是路’,世界上本沒有標准,人更多了,就是標准。”

  雲計算的應用,最大的問題是與寬帶結合到一起。田溯寧表示:“雲一旦建立起來,寬帶是一定要解決的問題,一定要是全光網。”而事實上,當前我國幾大通訊運營商提供的寬帶服務與發達國家仍有很大差距。

  埃森哲在上述報告中建議,寬帶網速不足阻礙了公有雲和私有雲的應用。中國缺少一個可以在全國范圍內支撐雲計算的寬帶網絡。雖然中國的寬帶普及率較高,但大多數用戶的下載速度隻有4兆/秒,遠低於發達國家17.4兆/秒的平均速度,而日本和韓國的下載速度比中國高20倍。

  安暉表示,我國信息基礎設施基礎薄弱,寬帶的速度,不利於高質量雲計算服務的提供。同時國內還沒有成熟的雲計算開放平台,海量數據處理、大規模IT資源管理等關鍵技術需要在應用帶動下實現突破。

(責任編輯:陳健、李洪濤)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