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議網絡反腐:制度最靠譜--IT--人民網
人民網>>IT

爭議網絡反腐:制度最靠譜

田享華

最近,網絡反腐跨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境地,從狂歡到糾結。尤其是“房叔”因舉報屬實已被免職、“雙規”,而“房嬸”則被証實其所有房產均為合法所得而獲得清白。”  而有關部門給出的解釋是,“房叔”事件舉報人涉及泄露房產信息,“房嬸”舉報人則涉及泄露公民隱私。
2012年12月26日08:36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手機看新聞

  最近,網絡反腐跨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境地,從狂歡到糾結。而在這背后,與網絡有關的立法也處於進行時狀態。

  一年來,尤其是年底關頭,不雅照“秒殺”貪官的傳奇在網絡上逐部上演,從“表叔”到“房叔”,從被醉駕“坑爹”的李亞力到“承諾”離婚的單增德。一幕幕被稱為網絡反腐連續劇的大片讓大多數網民陷入了一種狂歡狀態,不少媒體也稱之為反腐新階段。

  不過,這種狀態並沒有持續太久就轉入平靜。廣州新近發生的兩件事給當前熱鬧的網絡反腐情緒澆上了一盆冷水,因為即便是檢舉揭發行為也要遵循法律和相關程序。

  網絡反腐真假六四開

  “房叔”和“房嬸”事件,其實是網絡反腐的高潮階段,10月有網帖晒出廣州市房管部門制作的《個人名下房地產登記情況查詢証明》顯示,廣州市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番禺分局政委蔡彬及其家庭成員共有21套房產,市價達4000余萬元。但蔡彬隻向上級部門申報了2套,存在明顯的瞞報行為,涉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

  隨后引發網絡圍觀,廣州紀檢委系統啟動調查,繼而查清楚蔡彬家庭房產數量實為22處,比之前網友反映的還多出1處。根據調查,蔡彬涉嫌利用職務便利收受他人賄賂、違反規定經商辦企業等重大違紀行為。隨后,該“房叔”被免職並被“雙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就有網友爆料,指廣州城建系統退休人員李芸卿有24套房產,是名副其實的“房嬸”。帖子附有24套房產的具體地址及房產所有人姓名,且顯示這些資料是來自該市房管局。

  網友們似乎有著永不停歇的熱情進行轉發和評論,坐等“房嬸”也被查處。不過,網民等來的卻是澄清。李芸卿回應說自己只是一名工程技術人員,名下有6套房,都是小戶型,有一套還是12平方米的。12月,廣州市紀委監察局預防腐敗局証實,李芸卿並沒有違法違紀問題,其購房資金來源清楚、所有房產屬合法。

  網絡反腐仿佛一下子從“過五關斬六將”迎來了挫折,可“失誤”似乎不止於此,11月30日,廣東佛山市順德區公安局副局長周錫開也被網友舉報為 “房叔”,稱其擁有價值上億元的住宅及商鋪,妻子移民且涉嫌超生。但12月12日順德區紀委對外通報稱,未發現周錫開存在違紀違法問題。

  當然,這並非說明2012年網絡反腐成績不大,公開報道顯示,近5年有近40個網絡反腐典型案例,利用網絡手段反映官員腐敗的現象逐年遞增。而上海交通大學新媒體與社會研究中心昨天給《第一財經日報》提供的《2012年微博年度報告》(下稱《報告》)顯示,其搜集到的24起影響較大的2012年網絡反腐案例中,非謠言誤傳的為15個,佔總數的62.5%,也就是說將近四成有誤。

  而15個真實案例中,政府已公布處理結果的案例為13個,13個已處理案例的舉報時間與政府公布結果時間之差,從被舉報到政府公布處理結果止,平均時間為28.08天。時間差在一個月以下的佔76.9%。

  正如《報告》所言,網民不再滿足表象,網絡反腐已進入“剝洋蔥”式的深度挖掘時代。而網絡及微博舉報一定程度上的隱秘性也進一步激發了網民參與反腐的主動性,形成了全民反腐的格局。

  十多年專研反腐問題的王榮利律師告訴本報記者,隨著網絡發展和微博普及,反腐線索的曝光更加便捷。最近成功查處的幾起案例,主要是從“作風”入手,因為不雅照或者不雅視頻是非常直接和直觀的証據,但是,對於生活腐化之外的腐敗証據則比較難提供,或者不容易証實。

  “舉報權”VS“隱私權”

  網絡反腐雖不能百發百中,但網民的反腐熱情還在持續高漲,直到廣州的下一個消息傳來,那就是12月21日,廣州市紀委對“房嬸”事件回應稱,“房嬸”的房地產信息是番禺區交易登記中心的一名編外人員受人所托,沒有經過任何審批,違規查詢,最后被別有用心的人在網絡上發布。番禺區國土房管部門正在對泄露隱私人員進行處理。在這之前發生的“房叔”事件,已由該市房地產檔案館將泄露房產信息的責任人撤離崗位並對其給予行政記過處分。

  一時間,輿論也陷入了巨大的爭議中。有一種聲音是網絡不是法外之地,網絡言行同樣應遵循法律和道德底線,如果以“自由”之名誹謗、侮辱他人,損害別人的商業信譽、商品聲譽,造成嚴重后果的,這也可能觸犯法律乃至涉嫌犯罪。但另外一種聲音是,為了體現黨中央打擊腐敗的決心,也符合人民群眾懲治腐敗的意願,對於哪怕一些違反程序或者造成一定不良影響的“公開舉報”行為,隻要結果正義可以網開一面。

  尤其是“房叔”因舉報屬實已被免職、“雙規”,而“房嬸”則被証實其所有房產均為合法所得而獲得清白。這兩起事件的舉報人卻一樣都被處理了。一些學者也期待對他們區別處理,比如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認為:“公眾參與是最有效的反腐渠道,應該給予鼓勵。”

  而有關部門給出的解釋是,“房叔”事件舉報人涉及泄露房產信息,“房嬸”舉報人則涉及泄露公民隱私。“房叔”、“房嬸”事件的發生,客觀上反映出該市房地產檔案館在個人住房信息系統及其管理上確實存在薄弱環節,個別工作人員存在責任心不強、業務不熟的實際問題。對此,房地產檔案館向公眾表示誠摯的歉意。

  遵守單位規章或者職業操守,還是無所顧忌公開舉報,借外力督促紀檢機關積極回應?公眾一時間陷入了迷茫。確實,根據《刑事訴訟法》,“任何單位和個人發現有犯罪事實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權利也有義務向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報案或者舉報。”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浦興祖就對本報說,網絡反腐是依靠群眾提供線索,這種效果超越了傳統專業機構的反腐,但關鍵在於不能光靠群眾,也不能光靠機構,兩者需要結合起來。

  當然,這背后也涉及紀檢機關如何讓公眾更加信賴,即便腐敗線索沒在網絡公開,也能形成快速反應機制,查處腐敗分子。正如南京市紀委書記龍翔所言,市民通過網絡渠道舉報的各類反腐線索,紀委都會第一時間予以關注,隻要事實存在,將堅持有一起查一起,同時也回復一起。但龍翔表示,這不代表紀委完全提倡“微博舉報”,過早曝光腐敗,容易打草驚蛇,影響辦案。

  另外,針對公眾對於“房叔”事件舉報人遭追查的質問,廣州市紀委官方微博回應稱,相關部門問責的既不是舉報人,也不是爆料者,而是在事件中受他人請托,利用工作之便違規向他人泄露公民個人信息的政府工作人員。廣州市紀委發言人表示,反腐敗沒有旁觀者,鼓勵大家通過網絡舉報等渠道參與反腐。

  明年反腐力度可期

  公開舉報如不實可能遭遇侵權風險,而違反內部規則或者職業操守也可能面臨處分。在學者們看來,這都是依法治國的應有之義。

  在這些舉報細節的爭議背后,對於紀檢機關頻頻出手的反復舉措,外界曾解讀出反腐加速的意味,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江雨則告訴本報記者,腐敗線索曝光是科技進展的自然結果,微博和網絡上信息多頭浮現,如果在制度上能夠加以鼓勵和支持,它自然會成為反腐的有力手段。

  王江雨稱,最重要的是建立權力制衡的制度,從制度上保証對每一個層級的權力的監督,否則反腐提速,腐敗也加速,最終也沒什麼用。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對此深表贊同,他告訴本報,雖然公眾痛恨腐敗,但是反腐敗還是不能依賴“運動式”、“人治式”來做。“如何讓反腐深入和持續下去,關鍵還取決於改革,制度上的進步才能保証取得反腐的最后勝利。”

  改革要推行何種制度?接受採訪的多位專家都把制度安排的首選交給了“官員財產申報”。胡星斗說,且不說發達國家都已經建立起這項制度,發展中國家裡的“金磚五國”,也隻有中國尚未建立這項制度。令人期待的是,現在廣東一些區縣已經開始試點,竹立家預計,明年試點的力度和廣度都會更寬。

  除了財產申報,胡星斗認為財政預決算的公開也相當重要,把資金如何支取的權力完全交給人大,也是有力的反腐安排。另外,他認為,司法機關要更加獨立於行政部門,審計監督部門也要逐步獨立於政府,最好隸屬於人大機構。通過這些制度性、結構性的安排,再加上群眾對於反腐敗的廣泛參與,成果是值得期待的。

  所以,對於目前的糾結狀態,竹立家就告訴本報記者,網絡舉報增多其實也是新領導層高調反腐引起的一個自然反應,2013年還會延續這種高壓打擊腐敗的勢頭,這是贏取民心的重要方式。雖不能說會期待多少高官因貪腐落馬,但在反腐力度上、制度上都會有所推進。

(責任編輯:崔雷、陳健)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