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科策動政客“幫腔” 方興東:華為中興除了超越別無他法--IT--人民網
人民網>>IT

思科策動政客“幫腔” 方興東:華為中興除了超越別無他法

2012年11月28日08:14    來源:人民網-IT頻道    手機看新聞

編者按:互聯網實驗室董事長方興東近期出席“華為、中興事件的警示與啟示研討會”時指出,思科之所以能夠策動政客“幫腔”打壓華為中興,是因為其作為全球最大的網絡設備供應商,是整個美國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如果失守,美國在未來的網絡戰裡就會失去重要籌碼,而華為中興方面隻能奮起競爭,除了超越思科別無他法。

“華為中興事件”為什麼這麼重要?因為這個事情的意義應該是中國高科技崛起的一個標志性的事件,很值得一議。

對於美國國會提出的這份報告,我很認真學了好幾天。報告篇幅也非常長,英文版大概有一百頁左右,我以為裡面有很多“干貨”,但是我們看了中文版以后發現裡面沒找到我們期望的東西,但是美國的做事套路、方式我覺得還是很值得我們學習的。

比如我舉一點,原來我們會把一個企業當成是國家的龍頭企業,這是很光榮的稱號,但是在這裡,國家龍頭企業會變成很成問題的稱號,美國從來沒有把英特爾、微軟、思科稱為國家龍頭企業,國家龍頭企業肯定和國家之間是特別的關系才會成為國家龍頭企業。到底什麼叫做國家龍頭企業,背后政府到底給了你什麼特別的支持,這需要華為和中興講清楚,他們也講不清楚。

第二,私人企業為什麼會有黨委,黨委在企業管理運營過程中到底發揮了什麼作用,黨委成員和董事會成員、管理成員之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包括你獲得了哪些國有銀行的貸款、有多少,國有銀行他們認為也是代表政府的資源。這裡有大量的我們覺得不是一回事的事情,但是人家把它當做一個很是一回事的事情。所以這裡也有很多值得我們反思的東西。

總體來說,這個報告我看了以后覺得真的沒有任何“干貨”,我認為他們肯定是抓住了什麼把柄,但是看了這個之后,我覺得要麼是說華為、中興沒提供材料,要麼說是提供的材料沒有說服力。整個報告大家可以看一下,學習一下。

這個事情十年前以知識產權的名義封殺華為,現在是以政治手段,有點無賴的方式來做這個事情。我個人覺得這個標志性事件一個說明中國企業在核心技術和市場競爭力方面真正對美國的領軍企業構成了實質性的挑戰,這個事情說明全球高科技力量轉移的一個轉折點,雖然我們不能說目前中國高科技和美國能夠相提並論,但是確實已經到了臨界點。他們無法通過開放、公平的競爭手段來競爭,類似的事情肯定會不斷發生,包括以后騰訊等更多中國有競爭力的企業要走出去,一定會面臨同樣的問題。

這個事情最大的啟示就是我們還是要學習美國,盡管遭遇不公平待遇,我們還是要更加開放,更加公平,更加創新,才有崛起。第二,中國怎麼樣建立對等的安全審查制度,學習美國的套路和方式,我覺得這個事情很大一個方面可以啟示中國政府對中國的高科技企業能夠在戰略上重視。

我覺得這場戰爭我是十年前華為與思科戰爭的延續。我覺得,這次華為和中興遭遇美國國會的阻撓,主要是有思科為主的美國企業十年來系統的運作。我是在三四年前我就開始關注這個事情,我從思科內部,從多個角度得知了他們是怎麼樣運作的,這是他們自己承認的。最近一些國外媒體也是有一系列証據慢慢出來了,包括去年的時候思科有幾頁紙的銷售報告在全球發布,裡面很多措施和觀點跟報告的口氣和措施是非常一致的。

我們從這個事件本身來看,十年前和現在我覺得雙方力量是此消彼漲。十年前當時打官司的時候,華為隻有思科的1/10。2002年的時候,互聯網正是在冬天,新浪已經跌到1美元以下,那時候中國互聯網公司也沒什麼競爭力。到現在,思科和華為銷售額已經差不多了,一個三百多億,一個兩百多億美金。百度市值是六百億美金,美國Google這樣的公司一千億美金,大家十年前是大數量級的差異,現在基本是1/2或者是比1/2更小的一個差距,我覺得這是為什麼他們要用政治手段封殺中國企業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你的分量到了這個程度,在這個體系裡你跟它的體積已經相當了,用正常手段已經很難跟你正常競爭了。

十年前思科以知識產權名義發起挑戰,而華為在2006年,國際專利量就超過了思科。這無論對華為,還是對中國企業來說是一個很好的促進。

為什麼叫做轉折點,十年以后再來看今天的事情,就像我們現在看十年前的事件一樣,我覺得它可能會是真正的全球高科技的領導者之爭的一個關鍵。

具體的思科在背后的運作,現在有些公開報道已經出來了,大家可以去看看,包括華爾街日報、思科本身的CEO的講話以及我個人從思科內部比較高層的員工這裡得到的信息都証明了這一些,他們也不否認。

2003年1月份,思科起訴華為侵權知識產權,2004年,雙方和解,法院說思科今后不得再以同樣理由起訴華為,雙方各自承擔律師費用、訴訟費用以及其他費用。雖然是和解,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實質上這場官司是思科想利用知識產權阻擊華為的策略失敗,而且從今以后不能再以類似理由來起訴,所以它后來另辟蹊徑。

思科當年是美國硅谷最成功的公司之一,2000年的時候市值達到5500億美金,幾乎和現在的蘋果市值差不多,當時在比較短的一段時間內是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2000年的銷售額是180億美金,雇員3萬人,2010年的時候是400多億,十年來大概增長了1倍,員工今年是6.6萬人,大概也增長了1倍多。2000年的時候華為銷售是200億人民幣,海外銷售額大概是1億美金,到2010年的10年裡時間裡,銷售收入增加了7倍,員工大概是11萬,十年增長了10倍。這場戰爭就是一個領導者更替的爭斗。思科最近十年來的股價基本停滯不前。

思科是1980年成立,1990年上市,1995年成為全球最大網絡設備制造商,后來成為世界第一市值的公司,微軟花了25年,它花了16年。最近幾年,思科面臨比較大的挑戰,2011年裁員6500人。

從這些背景上來看,思科曾經是一個很成功的公司,包括創始人錢伯斯也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錢伯斯對中國高科技的判斷以及對華為的判斷比我們的判斷要敏銳得多。這個人1976年到1982年在IBM做銷售,1990年加入思科,1995年當CEO和總裁,加入的時候公司員工隻有300人,銷售收入隻有7千萬美金,在他的努力之下,思科成為了最大的高科技公司。他在業界也是很具有創新意識的企業家,他對華為的敬佩和恐懼比很多人都敏感得多。

思科在2009年收入出現大幅度下滑,但是華為卻一直保持比較穩步的增長。它們之間的專利和人數比較也有意思的,大概2003年的時候,華為人數不到思科的一半,現在華為的研發人員人數就超過了整個思科所有員工人數。截止到2010年7月底,思科員工人數大概是6.6萬,比2001年砍掉了5千多。華為2010年員工人數是11萬,2008年是8萬多,2003年大概是2萬多,現有是14.6萬人,遍布全球155個國家,其中研發就佔了52%。2006年的時候,華為提交的國際專利申請超過思科2.4倍,這是很重要的一個指標。

為什麼思科要不惜一切代價把華為擠出美國市場?如果從收入來看的話,華為比思科更全球化。思科在美國的市場收入佔到60%,美國之外的收入隻佔40%,華為在中國市場大概佔30%,中國之外的市場收入佔70%。思科最重要一點就是高毛利率,它的毛利率是62%,比華為的利潤率起碼高一倍以上,思科的利潤率是17%,華為的利潤率是9.1%。從這幾個數據來看可以清楚知道,美國市場是思科最后的堡壘,如果華為進入美國市場,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它的高額利潤會大幅下滑,未來收入肯定也會出現嚴重的下滑。這是它不惜一切代價最根本的原因。

我個人如何評價這個事情?原來我也比較民族主義,這幾年也不怎麼民族主義了,這個事情我個人評價:首先對美國也好思科也好,在價值觀上的失守是他們最大的一個失敗,原來,創新、開放、公平、平等這些價值觀是美國企業家與美國硅谷的核心精神,同時也是互聯網精神最核心的內容,這也是美國和美國高科技企業在過去幾十年來能夠在全球領先的一個根本保障。在這個事情,是他們在價值觀上失守,中國企業扛起了這個大旗,華為和中興事件是美國衰落的標志之一,當美國在高科技領域不得不依靠冷戰思維和政治手段簡單粗暴保護的時候,說明美國的衰落已經進入了一個比較深層次的階段,也是思科跌下產業領導者地位的一個轉折點。

這個過程中我們不要提倡打貿易戰,而且這個貿易戰真要打的話肯定是美國人吃虧,中國的IT企業在美國也就幾百億人民幣,美國企業在中國包括英特爾、IBM起碼是萬億級的規模,我們應該學習美國,怎麼在中國建立一個更加開放、公平、對等的安全審查機制,能夠用它的套路保護中國企業的利益,這是很重要的。

還有一點很重要,思科為什麼能夠策動政客幫它說話?在美國整個網絡安全戰略裡,思科作為全球最大的網絡設備供應商,是美國整個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如果這塊失守,未來在網絡戰裡美國就會失去一個很重要的籌碼,所以它在政治上有需要。當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我也覺得華為、中興是不是真的是有什麼問題被抓住了,我也專門去多方面了解,看了報告以后發現也沒有這方面問題。

為什麼說華為、中興也很難在背后做什麼東西,一個很重要的理由就是在全球所有國家裡,美國是唯一一個在國家安全方面採取進攻型戰略的國家,所以隻有它可以要求企業做類似的事情,因為它有強大的實力保証它不會因為這個事情被發現以后被制裁。中國企業甚至英國、法國以及俄羅斯企業,都沒有這樣的國家實力保護一個企業幫政府搞一點“后門”。中國採用的是防御型戰略,除非有一天也採取進攻性戰略,到時候倒是有可能有會有這方面的嫌疑。

下一個十年裡,我個人覺得我們應該繼續向美國學習,雖然中國高科技企業是在過去很多年是在外企的超國民待遇下成長起來的,未來也可能面臨更多的不公平待遇,但是我們依然要學習美國好的方面,開放、創新、公平,這也是我覺得華為能夠在過去十年來很快崛起的一個很重要的方面。美國的企業家精神,美國的硅谷精神、美國的互聯網精神,我覺得都是我們應該好好學習而且應該繼續繼承和發揚的方面。如果美國企業和美國本身失守這種價值觀,就讓中國和中國企業繼續高舉這個大旗,我個人覺得十年以后中國高科技一定在全球全面崛起。

這是微博上的一段未經証實的內部講話,“不是因為我們有什麼問題,而是因為我們太優秀了,美國擔心我們會超越他們,影響他們在行業上的主導權,又羞於啟齒,就說我們喝污了水。我一直認為世界沒有美國的利益是不穩定的,一直努力推行歐、美、中的格局競爭,我們的行為並不為美國企業理解。今天美國政府把我們逼到這個地步,我們隻好奮起競爭,除了超越我們還有什麼方法呢”,這段話我覺得很帶勁,這是在微博上看到的。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陳健、崔雷)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