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科陷政治獻金風波:可能威脅中國網絡安全--IT--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IT

思科陷政治獻金風波:可能威脅中國網絡安全

2012年10月25日09:33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中新網10月23日電隨著媒體報道的不斷深入,思科與美國國會之間的利益糾葛逐漸浮出水面。思科在中國盤踞近二十年,已觸及中國諸多關鍵領域,對中國網絡安全的潛在威脅不容忽視。

  近日,美國《華盛頓郵報》發表了題為“US rivals lobby against Chinese firm”的文章。該文章暗指思科以國家安全為由,參與游說國會進行對華為的審查。同時,文章還提及一份思科的市場營銷文件,稱該文件收集了全球范圍內針對華為的觀點及顧慮的相關報道。該文章稱“國會山三個不同國會辦公室的高級工作人員都表示,一些美國高科技公司曾向國會游說,用與思科相似的措辭,要求增強對華為的審查”。

  針對《華盛頓郵報》的報道,思科隨即發布聲明予以否認,稱該說法不屬實,思科只是依照該情報委員會要求,向其提供了有關2003至2004年思科與華為知識產權訴訟案件的公開信息。

  事實上,美國計算機和互聯網行業的巨頭們,每年都會投入巨額資金游說國會,從而影響政策制定,謀求利益。近年來它們主要關注的議題是網絡安全、知識產權、網絡中立和網絡監管等問題。數據顯示,思科作為主要游說企業,在280家計算機和互聯網類企業中排名第12,2012年的游說經費高到121萬美元,僅次於谷歌、惠普、微軟、甲骨文、IBM、Entertainment Software Assn、英特爾、Facebook、雅虎、亞馬遜、Intuit。而在思科回應《華盛頓郵報》的聲明中,僅強調思科只是依照該情報委員會要求向其提供了有關資料,卻對游說費用去向及目的隻字不提。

  15年:思科游說費用達1500萬美元

  根據美國政治捐獻數據庫(opensecrets.org)的數據統計顯示,思科從1998年就開始游說國會,15年來累計金額高達1572.52萬美元。而華為、中興從2005年開始斷斷續續的投入經費用於游說美國國會,華為累計投入223.5萬美元,中興投入46.2萬美元,同期思科的投入為1202萬美元,是華為的5.3倍、中興的26倍。

  思科游說費用金額統計(來源:Opensecret.org)

  通過上圖,可以清晰的看出,思科在十年前“華為思科知識產權訴訟”和當前的“網絡安全調查”中,都提前投入了巨額的經費游說,進而影響立法、司法等機構的決策。

  2002年至2004年,思科的游說費用呈逐年翻番趨勢。與之相呼應的是,2003年1月思科正式起訴華為。6月,美國地方法院判決華為停止使用有爭議的代碼,但卻認為思科沒有足夠的証據証明華為抄襲。2004年,思科與華為達成和解,法院終止思科對華為的訴訟。

  此外,通過圖表可以發現,2010年、2011年思科的游說費用連續創造了歷史記錄,分別達到201萬美元和280萬美元。巧合的是,對華為、中興的調查正是2011年2月開始的,由此看來,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發布的報告,與思科的游說獻金額度呈正向呼應關系。

  除了游說美國國會,有數據表明,思科還在美國大選中捐助了1037857美元(約104萬美元)。2011-2012年,給奧巴馬的捐助為117360美元,給羅姆尼的捐助為38247美元。思科的政治行動委員會(PACs)2012年給兩黨的捐助資金為22.75萬美元。政治行動委員會(PACs)可以利用金錢通過各種途徑對美國政治施加影響,使自己成為美國政治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力量。

  思科可能威脅到中國網絡安全

  2012年,思科在美國國會游說的議題共有17項,其中5項與網絡安全相關。2012年4月通過的《網絡情報共享與保護法》(Cyber Intelligence Sharing and Protection Act of 2011,簡稱CISPA)表面是防止網絡攻擊、保護網絡安全,實際上繞開了隱私保護的相關條文,使監管方(政府)能夠在很大程度上獲得網絡用戶的隱私信息。

  思科和美國政府走到一起,不僅有利於自己的盈利空間,更能為政府獲取網絡用戶信息提供諸多便利。由此展開,思科在美國能夠為政府獲取用戶信息提供便利,那麼思科在中國所涉及的政府公共事業、金融、石油化工乃至軍工等敏感領域,其作用和角色不得不令人產生聯想。

  報告作者接受思科捐助國會議員投資思科

  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10月8日發布的《由中國電信公司華為和中興通訊帶來的美國國家安全問題》報告(《Investigative Report on the U.S. National Security Issues Posed by Chinese Telecommunications Companies Huawei and ZTE》),其主要作者是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羅杰斯(Mike Rogers)和高級成員多奇·拉斯伯格(Duth Ruppersberger)。有資料顯示,2012年,多奇·拉斯伯格接受了來自思科的3000美元政治捐助,這難免令人對該報告的目的及公正性產生質疑。

  此外據媒體報道,美國會有73名議員持有思科的股票,這無疑是思科影響美國國會的重要因素之一。美國政治捐獻數據庫(opensecrets.org)也公開了61名持有思科股票的國會議員名單。

  2012年4月初,思科CEO約翰·錢伯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過:“華為是我們最大的長期威脅”,並暗示全球各國政府都認為思科是可信賴的。而思科發言人約翰·恩哈特(John Earnhardt ),也表示:“過去幾年,或者說近18個月來,我們採取了更具競爭性的措施來反擊惠普、華為以及Juniper等競爭對手。”

  聯想到“更具競爭力的措施”,再結合2010年、2011年思科的游說費用的走勢,美國封殺華為中興事件,也許就不再是單一的“國家安全”事件,思科在其中的作用和角色不言而喻。因此,如果說思科的自信,源於與美國政府及國會的“緊密關系”,那麼不得不說,正是這種“特殊關系”和思科在中國業務領域的寬泛,才是中國網絡安全的最大威脅。

(責任編輯:陳健、李洪濤)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