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IT>>新聞>>觀察·管理 2006年09月05日07:59

15歲男孩網上“娶妻” “網婚”成“時尚”

  正讀高一的明明(化名)這兩天正在准備慶賀自己“網婚”一周年。據明明介紹,一年前,他在網上遇到了網名“戈壁綠洲”的女孩子。在資料中,明明發現對方與自己同歲,這讓他有了結識對方的想法。在網上,他主動與對方打了一個招呼,接到對方的回復后,一來二去的信息留言,兩個人就算認識了。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明明和對方相處得很好,甚至有了思念的感覺。為了對方不被網上的人“欺負”,明明“挺身而出”和網上的人理論。慢慢地他們都覺得彼此已經離不開對方了。一個月后,兩人決定走進“網婚”的殿堂。

  在“網婚”的結婚典禮上,明明邀請了幾十位“親朋好友”,場面十分壯觀。賓朋滿座,司儀、牧師都到齊了,“新人”交換戒指、喝交杯酒等,和現實的婚禮的程序一樣。據明明介紹,所有賓客、人員的角色都是自己邀請網友擔任的,當時有100人同時在線。

  “婚后”的生活讓明明感覺很幸福,每天他最少要抽出兩小時來照顧他的網絡二人世界。每天放學后,明明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上網看看自己的“小家”,做做家務和在網上買一些虛擬商品。

  由於需要大量的時間照顧虛擬家庭,明明的學習成績開始下降,這讓家長有點莫名其妙。開始父母認為明明早戀了。后來,明明的爸爸發現明明走進了“網婚”世界。父母萬萬沒有想到給兒子買電腦原是上網校用的,但孩子卻在網上成了“家”。

  得知這種情況后,父母和明明的多次談話都沒有什麼效果。明明依然沉浸在“網婚”的幸福之中。父母一氣之下,切斷了家中的網絡。而明明干脆每天跑到網吧去上網,繼續著自己的“網婚”。無奈之下,父母隻好重新把家裡的網絡開通。無奈的媽媽說,孩子在家裡上網總比在外邊好吧。>>>>>

  相比明明,趙明亮經歷更加“豐富”,17歲的他,已經“結”了10多次“婚”,最短的幾小時,最長的也不過一年多。不過,他的“妻子”都是在網絡游戲中結識的,他們的“婚姻”也是虛擬世界中的網絡婚姻。

  趙明亮14歲時第一次接觸到網絡游戲《勁舞團》。在這個游戲設置中,有一個功能是兩個玩家可以結婚,今后以“夫妻”身份共同和其他對手過招。

  趙明亮的幾任“妻子”年齡從13歲到22歲不等。漂亮是他選擇“老婆”的唯一標准。“在游戲中認識以后,就視頻聊天。通過視頻看到人長得漂亮,就同意‘結婚’。”

  “結婚”后,趙明亮會用家裡的錢換成游戲中使用的貨幣,來“購買衣服,添置家具”。但有一次,他剛“結婚”,給“老婆”買了衣服,對方就消失了。“被騙以后很生氣,但也沒辦法。”趙明亮說。>>>>>

  據了解,網絡結婚一切都很簡單、隨便,隻要在一個可以“網婚”的虛擬社區裡注冊成為社員,“男”、“女”雙方分別發送一份結婚申請消息給登記中心,登記中心認定,在公告欄上告知網民后,登記就大功告成。更讓人哭笑不得的是,“登記結婚”還可以到社區論壇舉行實況婚禮,有“主婚人”、“新人”交換戒指等,網上社區提供的婚姻生活全面而逼真,現實生活中有的在虛擬中都有。>>>>>

  沒有確切的數據顯示,到底有多少青年網民參加了“網婚”游戲,但兩個數據可以反映這個游戲在青年人中的風行程度。2004年,有媒體調查數據稱,國內參加“網婚”的網民約有10萬人左右。而2005年,上海一家公司推出的“愛情公寓”創辦僅一個月左右,目前的入住用戶已達到10萬人左右。其中住戶以20歲至25歲的女性居多,最小的16歲。

  在海口市南沙路一“時代”網吧裡,兩個女孩子的對話頗引人注意:“你老公真有品位,把房子裝修得真漂亮。”“你老公也不錯,天天做晚飯,還主動洗碗。”她們面前的電腦上的畫面十分喜慶,一頓燭光晚餐已經准備好了。“今天是我和老公結婚三個月紀念日。”其中一個女孩大方地說。據女孩介紹,在他們班級,“婚齡”最長的已近一年。“我們和老公都沒見過面,最多是互相發照片,聊天時彼此感覺好,就約定‘結婚’了。”

  對於“網婚”,一些中學生有些不以為然:“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又不是真結婚,隻要有合適的對象,‘網婚’也挺好玩的。”一名學生還稱,他有個同學和網上妻子“離婚”了,郁悶了好幾個星期。他們認為,“網婚”就像過家家一樣,就是一種游戲而已。>>>>>

不受道德約束 “網婚”對青少年危害不小

  如果說成人痴迷這種這種虛幻的浪漫尚可理解的話,那些本該好好讀書的少男少女熱衷於這種虛假的“卿卿我我”,E來E去,毫無遮攔地談“情”說“性”,親昵地叫著“親愛的、老婆、我愛你、讓我抱著你睡覺”等字眼,則不能不讓我們憂心忡忡。君不見,在這些虛擬的社區裡,幾乎每天都有十五六歲的的中學生在網友們的祝福聲中走入“結婚禮堂”,在牧師的主持下宣誓,交換“結婚戒指”……

  對尚未進入法定結婚年齡的未成年人來說,“網婚”簡直是一個充滿誘惑的“桃色陷阱”。不少青少年沉湎其中,甚至荒廢學業,曝出笑料,引發悲劇。據報道,上海一位初二女生,不僅同時與3個男人結“婚”,而且還“生下”BB,每天買尿布,購奶粉,定時給孩子喂奶,忙得不亦樂乎﹔江西贛州某中學一女生,與19歲的網上戀人“戀愛”三個月,由於“戀人”要與她分手,她不堪忍受“失戀”的痛苦而服毒身亡……>>>>

  天津市社科院研究員王來華認為,網絡婚姻對青少年危害不可低估,這種現象主要是青少年為了緩解壓力所致。目前,升學、就業壓力使部分青少年的心理負荷過重,他們渴望逃避現實輕鬆生活,並通過虛擬空間來找到心靈伴侶,放鬆自己。

  除此以外,當今獨生子女的人際交往能力弱,責任感淡薄,也為“網婚”的流行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從青少年發育的角度來看,處於青春期的孩子容易急躁,有很強的逆反心理,情緒極不穩定。

  在“網婚”中,青少年普遍認為在虛擬社區裡可以不必受任何社會道德的約束,這種理想化的網絡生活和現實生活之間的落差將造成人格分裂,這是一種潛在的傷害。

  此外,玩慣了“網婚”游戲,非常不利於青少年責任感的培養。網絡婚姻與現實婚姻相差無幾,現實婚姻的一切模式幾乎都可以在網絡婚姻中找到,但唯獨沒有現實婚姻的責任感。

  參加“網婚”的青少年都以自己為中心,他們衡量能否結婚的標准也是根據自己的需要而定。兩人覺得合適就結婚,出現問題就離婚。這樣會使青少年對家庭、婚姻的理解產生扭曲,青少年需要在現實生活中鍛煉與異性相處的能力,為將來真正的婚戀做准備,而網絡婚姻提供的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標准,這會讓青少年在今后真正選擇伴侶時有誤解,對真正的婚戀失去責任感。>>>>>

  更有評論指出,“網婚”提供的婚姻生活全面而逼真,通過語言、圖片創造出來的刺激場景和虛擬溫情,毫無遮攔地談情說愛,讓孩子們對“成年人的生活”有了超前再超前的體驗。 盡管空間是虛擬的,然而存在決定意識,虛擬的網絡世界恰也同樣會以其存在決定人的意識。青少年的“性早熟”已成為令人憂慮的現實問題,“網婚”的則無疑是“性催熟”。而問題更在於,鼠標一點,“結婚生子”,“離婚”“再婚”,乃至“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反正是隨心所欲,從虛擬世界中回到現實世界,道德底線是否也完好無損地跟著回來了呢?從游戲的“網婚”到婚姻的游戲,還會有多遠的距離?孩子今天在“網婚”中的“實踐”,又將給他們留下怎樣的經驗,會如何影響他們以后真實的婚姻?>>>>>

  此外,網絡婚姻容易產生網癮,消磨青少年的意志。青少年容易沉迷於這種虛幻的世界,尤其是家庭缺少溫暖或學習壓力較大的孩子,網絡中的美好和虛幻對他們有著極大的吸引力,使他們失去正確的判斷力。長時間上網可以誘發網癮綜合征的發生,給正在求學的學生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

救救孩子 我們應該如何防止“網婚”
  天津市永紅醫院網癮戒除中心天津分院主任高志峰介紹,目前,避免或者消除“網婚”對青少年的影響需要多方面的努力,其中家庭教育、引導是最重要的。面對越來越多的“網婚”青少年,家長首先應調整心態,及早發現孩子“網婚”,但不要一味地認為孩子學壞了。家長平時要注意觀察,當孩子提出一些與婚姻或性有關的問題時,這表示孩子有可能已經涉足“網婚”。

  此外,“網婚”的孩子上網時間會比較固定。父母可以與孩子一起上網,多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陪伴孩子成長,這樣也有利於提前給孩子灌輸一個良好的婚姻家庭價值觀。如果孩子因過於沉迷“網婚”出現一些反常情緒,家長就有必要帶孩子去接受心理咨詢或治療了。>>>>>

  除此以外,還有評論認為,要真正解決這個問題,還需要通過立法來保護我們的青少年。

  評論指出,美國也有類似的網站,但他們絕對不敢讓十幾歲的中學生“入住”,這既是出於保護未成年人道義上的責任,也是法律上的要求。近幾年來,網上誘騙未成年人是美國聯邦調查局打擊網絡犯罪的重點,有報道講,聯邦調查局扮成未成年少女去網上約會“釣魚”,在約會現場抓到罪犯。無獨有偶,中國媒體也有報道,成年男子通過網戀約14歲少女網下見面。

  雖然“網婚”之“時尚”是弊大於利,尤其是對已婚的人而言,對維護婚姻關系有害無益,但這是成年人自己選擇去做的事情,他們會因此去承擔“網婚”帶來的后果。可是,對於“網婚”場所允許16歲甚至更年輕的未成年人參與“網婚”活動,政府應該頒布暫行規定,再通過立法對“網婚”等成年人游戲的參與年齡嚴加管制,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嚴禁參加,對違規的場所嚴厲處置,如罰款、關閉網站,甚至追究刑事責任。

  當今的互聯網對於保護未成年人已是很大的挑戰,已經有少女在“網戀”聊天中被成年男子約會見面,而“網婚”在程度上比網戀更進了一步。並且,技術與創新給“網婚”的網站提供了更豐富的想像空間。比如“網婚”家庭可以有網上的客廳、臥室等等,當然,也能在網上吃飯和睡覺,“兩口子”可以毫無遮攔地說性道欲。如果成年人與未成年人在網上建立如此的“網婚”關系,應視為成年人在對未成年人進行性騷擾。如果再考慮到可能有壞人存心利用“網婚”場所干壞事,那就更應該對“網婚”年齡嚴格控制,對未成年人加以保護。

  在中國加強法制建設的過程中,保護未成年人的有關法規是比較薄弱的環節。“網婚”場所對未成年人大門洞開,政府與立法機關再不能放任不管了。>>>>

相關鏈接:“網婚”沖擊傳統的婚姻道德

  前不久,因丈夫在網上結婚生子,覺得受到傷害,石家庄市的胡女士一怒之下,以“重婚罪”將丈夫告上法庭,並要求精神賠償。根據我國法律,法院同意林女士離婚,然駁回了其“過錯賠償”的要求。這種因網婚鬧得夫妻感情破裂、家庭破碎的事情,近年來並不鮮見。

  在媒體報道中,因為網婚而導致離婚、家庭破裂的案例越來越多,網婚對傳統婚姻產生的沖擊已經越來越被人們正視。不管怎麼說,網上的婚姻都帶有一種反傳統的另類色彩:沒有限制濫愛濫婚,“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對婚姻缺少應有的嚴肅的態度,不管碰上誰,隨便就可以結婚,隨便也可以離婚,甚至可以不斷地結婚和離婚﹔網婚的當事者已呈現低齡化的特征,很多還在上學的青少年為了追求“刺激”、“好玩”,參加到網婚的行列中,終日沉湎在這個游戲中,而這裡充斥著“性”語言和萎靡的挑逗……這些,都超出了一般游戲娛樂的范疇,與傳統的倫理道德和法律構成了某種沖突。

  從這個角度說,網婚是有“罪”的。

  網婚將婚姻變成了游戲,它的“罪”還在於,對傳統的婚姻家庭制度和道德倫理觀念的沖突,已經突破了社會道德的底線:已婚者網婚,構成外遇或者重婚,對現實生活中的家庭會產生不可消除的負面影響。《婚姻法》第四條明確規定,“夫妻應當互相忠實、互相尊重”。顯然,這種行為與《婚姻法》不相吻合。網婚還弱化了未婚者的責任感和道德意識。對那些抱著游戲心態的未婚者來說,網婚不過是逢場作戲,以婚姻的神聖名義,演繹一段虛假的愛情故事。網婚盡管是虛擬的,但這婚姻面紗后面,畢竟是兩個真實的人,虛假的卿卿我我,長期的相互欺騙,勢必在潛移默化中影響著其做人的准則,這種行為無論是對社會還是對家庭,都有著不可小視的危害。

  網婚的出現,似乎迎合了這種廣泛的社會需求。相對於真實的外遇來說,網婚顯得安全和隱秘得多。面對另一張完全不同的面孔,在另外一個虛擬的世界裡,一個成熟的異性,在靜靜地聆聽你的感情訴求,幫自己排除心中的郁悶,與你一起分享生活中的快樂,而且,還可以和他(她)在這個世界裡結婚,重新開始另一種遠離毫無新鮮感可言、充滿家庭瑣事的生活,這是多麼強大的誘惑。

  也許我們應該承認,借助網婚,一些正在婚姻的圍城中煩惱著的人們確實能夠獲得某種真實的快樂。但這種快樂如同某種致幻劑,它產生的幻覺是短暫的,甚至是有害的,至少,它不是調劑婚姻缺陷的一劑有用的好藥。因為,從網絡上的感情延伸到現實中來的那一天開始,你會發現自己正在陷入一個無法擺脫的漩渦之中,最終的結果隻有一個,你和你的家庭因此而遭受深刻的傷害。>>>>>

上期策劃回顧


(責任編輯:陳健)
您的留言
內容:
請您注意
  1.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 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 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