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朋多個分站撤站裁員 員工曝其內部管理亂--IT--人民網
人民網

高朋多個分站撤站裁員 員工曝其內部管理亂

2011年08月29日16:01    來源:《中國計算機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賽迪網訊】上海的120多名高朋網被裁員工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在集體談判、網絡輿論施壓之后,高朋終於跟他們達成了補償兩個月工資的協議方案。

  但並不是所有的被裁員工都像他們這樣“幸運”。近兩個月,高朋網在全國各地裁掉的近500名員工中,大多隻得到半個月的工資補償,甚至一些員工在分站撤站之后沒有得到任何補償。

強勢裁員



  “沒有任何前兆,人力資源部領導8月19日突然找我談話,讓我離職。”劉黎明(化名)說,兩周前領導還稱贊她工作能力強,說要給她升職、加薪,但是僅兩周之后,人力部門要求她寫一份辭職報告,並且當天就離開。稱如果不馬上簽字離職,高朋網就會將辭退她的消息通過內部郵件告知全體員工,並且在分站的告示牆上貼出公告。“高朋網還說被辭退的信息將記入我的個人檔案。”劉黎明稱由於怕影響以后找工作,她隻好在8月22日簽了離職書,隻得到了半個月的工資補償。

  離職后劉黎明得知自己被辭退的原因是高朋網總部發現她在微博上轉發了其他分站員工抱怨被辭退的內容,認為她發表了對公司不利的消息。“可我只是轉發了,並沒有評論。”劉黎明覺得很委屈。

  和劉黎明一起離職的還有十余名員工。其中一些是由於大區內的分站被整體裁撤。今年6月,高朋網就曾傳出裁員的消息,8月,裁員的步伐明顯加快,人數接近500人,至少有13個以上分站被裁撤。

  中國網絡法律網首席法律顧問、高朋裁員案員工集體維權的代理人趙佔領律師表示:“企業一次性裁員20人以上屬於經濟性裁員,應提前30天告知工會或全體員工,並將裁員方案報給當地勞動仲裁部門,仲裁部門審批通過后企業才能進行裁員,並且給勞動者相應補償。”但高朋在很多分站的裁員非常強勢。

  8月24日,高朋網COO歐陽雲在第十屆互聯網大會上接受採訪時表示,之所以出現裁員和撤站,是因為“高朋網最近在進行組織結構優化和整體戰略調整,加強了對大中型城市資源配置,一些中小城市的兵力投入減弱了”。他認為此次裁員是正常的企業戰略調整。

  團購導航網站團800發布的7月份團購市場統計報告顯示,80%的銷售額來自全國的40個團購業主力城市。“主要是省會城市,二線城市中規模較大的城市,東南部和沿海城市較多。”團800聯合創始人胡琛稱,在三四線城市,商家對團購並沒有強需求,團購產品的優惠力度不大,加之消費者對團購的接受程度有限,因此市場開拓並非易事。

  對於高朋網強勢裁員,美團網副總裁王慧文認為:企業在裁員時太暴力對企業長遠發展的傷害很大,對吸引人才不利。企業應該給出合理的解決方案,包括給員工合理的補償,分站裁撤之后,如何保障售后服務,與商家的合作怎麼辦等。

  8月25日晚,趙佔領發布了被裁員工維權情況的最新進展:上海、太原、唐山、秦皇島等分站基本就賠償問題與員工達成了協議;高朋網華南區有6個城市的66名被裁員工因對補償方案不滿,將通過法律手段維權;廣州分站的4名員工已經申請了勞動仲裁並獲立案。他提醒被裁員工應該拒絕簽訂主動離職書,因為“被用人單位辭退的記錄並不會被放進檔案”。

  劉黎明說跟他一起被辭退的員工大多是分站成立時就在的老員工。回憶起當初的日子,劉黎明感慨良多——“盡管當時也很亂,但大家都是很努力地工作。”但現在,她和其他很多被裁員工一樣,今后找工作不會再選擇團購業,“感覺這個行業沒前途”。

  水土不服

  在高朋的日子,劉黎明將團購業和高朋的運營總結成一個字——亂。

  8月23日,歐陽雲在第十屆互聯網大會上強調高朋是Groupon、騰訊和雲峰基金共同出資成立的本土團購公司。不過,劉黎明告訴《中國計算機報》記者:“高朋是Groupon和騰訊兩家搭伙做生意,但是並沒有說話算數的人,在管理方面並沒有一個統一的機制。”她透露,在高朋內部,管理層分成兩派,一邊是外國高管,一邊是中國本土的高管,互相之間的協調時常出問題。“管事的人不懂團購,懂團購的人沒有權利”是普遍的情況,甚至有時候“今天通知你去開一個分站,當天就讓你動身前去開展工作”。

  自7月底、8月初開始,陸續開始有外籍高管撤離高朋。“中高層管理人員開始分批撤離中國。”劉黎明告訴記者,“每周都陸續會有人走,走的大多是不會講中文的,留下來的大部分是會講中文的”。

  據劉黎明透露,高朋的確在公司流程化管理方面很有經驗,但由於流程過於復雜,中間溝通環節多,導致了辦事效率很低。同時,流程化管理還導致了僵化和教條,靈活性差,而過度“中央集權”使地方分站沒有足夠多的權限靈活處理團購網站與商家的關系,導致一些商家的離開。

  此外,Groupon在美國按照成交額的50%向商家收取佣金。但是在中國,團購業競爭慘烈,收取50%的佣金並不現實。劉黎明告訴記者,團購網站在跟商家談合作的時候,往往是商家給出一個底價,團購網站在這個數字之上給出一個增加值作為自己的收益。但為了增加優質的產品賺取人氣,團購網站賠本賺吆喝的情況普遍存在。在這種情況下,高朋依然規定每單團購收取的佣金不能低於20%。顯然,高朋並沒有看清中國的競爭形勢,暴露出自己的水土不服。

  與Groupon在其他國家的“焦土政策”一樣,高朋成立時高調進行高薪挖人。劉黎明向記者透露,對銷售人員的薪資標准高朋的政策頻繁變化,“一個月就換一個政策”,盡管底薪工資高於同行業者,但提成的比例遠低於同行業者,總體上並不佔優勢。

  高朋的亂並非隻有內部員工能感覺到。其某一合作伙伴稱,由於高朋此前的管理層發生變動,並且高朋內部的人都不知道該由誰來負責相關合作事宜,所以雙方並不存在密集的互動,僅僅是簡單的合作形式,“不是不想合作,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面對種種質疑,歐陽雲表示:“其中一些中肯的批評我們會虛心接受,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團購業的紛紛擾擾

  胡琛向《中國計算機報》記者描述了兩種行業混亂的表現:一是團購網站擴張過快,在技術准備和對行業認知上存在嚴重不足,一些團購網站甚至不懂得關注購買來的流量的用戶轉化率。二是團購網站大區經理負責制的地方管理模式,導致地方與總部之間在溝通和配合上存在一定問題,甚至出現了一些沖突,總部對分站為完成業績指標進行的造假也很難分辨清。

  最近,Groupon的估值一再調整,加之中國概念股不被看好,投資者大多對團購業持觀望的態度。團購網站的冬天論甚囂塵上。不過,在胡琛看來,消費者的團購數量和平均單價,以及折扣率都在上漲。

  根據團800的統計數據,截止到今年7月底,中國共有4871家團購網站,但7月銷售額上億元的4家網站的銷售總額,佔據了整個市場銷售的60%,一些小的團購網站開始關、停、並、轉,行業的洗牌效應開始顯現。拉手網吳波預計,到今年年底,覆蓋全國的綜合性團購網站不會超過5家,更多的團購網站將轉向垂直細分領域。不過,“由於賠本賺吆喝的團購產品仍然存在,”胡琛指出,“大型團購網站之間的拉鋸戰還將持續一段時間。”

  對行業前景,歐陽雲非常有信心,他表示:“整個行業肯定不會剩下5000到6000家那麼多。等行業慢慢穩定,行業的領導者慢慢涌現以后,整個行業的毛利率提高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盡管王慧文也認為行業正在走向成熟,“賠錢上團購、亂挖人、砸廣告的行為已經減少,用戶對商家的滿意度也正在逐漸上升”,但在他的眼裡,團購行業的形勢沒那麼樂觀,他預計2012年第一季度對團購網站很重要,因為“從現在團購網站的剩余資金和虧損程度看,團購網站如果在明年第一季度無法融得更多資金或者上市,企業將面臨生存危機”。
(責任編輯:崔雷)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IT行業熱點
  • 精彩博客